三七中文 > 無量真途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瘋子對瘋子
    桓因如同一顆自天外而來的隕星,狠狠的撞在了琴閣的正中央,不但瞬間掀起了驚天的爆炸聲,更是將方圓五十丈范圍內的一切都撞了個飛灰湮滅。

    很顯然,這一刻的桓因已經因為眼前琴閣的血腥場景而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再也顧不上什么隱藏身形,甚至忘記了肩頭所扛著的重擔。如今他的心中唯有一個人——曼吉諾。

    琴閣之中滿是瘋子,而這一刻瘋子又多了一個,就是雙目已經完全赤紅的桓因。

    不久后,煙塵消散,只見琴閣的正中央一個足有五十多丈深的坑赫然存在?又袛[滿了那些眼冒綠光的瘋子的尸體,除此之外,唯有一個披頭散發,白衣如猛鬼一般的人站在中央。

    桓因造成的響動太大,讓得附近的那些瘋子竟然是停頓了一陣。不過,當他們都看到桓因以后,顯然辨認出了這個新來的“瘋子”并不是同類。于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畏懼的他們,眼中沒有一個修為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強者,有的只是一個活人,或許,也是此地唯一的一個活人!

    “吼!”密密麻麻的瘋子早已圍在了桓因所在的大坑的旁邊,最終齊齊發出一聲嘶吼,眼中綠光大盛的同時,瘋狂的涌向了桓因!

    “我要你們全都去死!”桓因沒有半點兒畏懼,他跟那些瘋子似乎有了一個同樣的特質——無所畏懼。

    面對蜂擁而來的瘋子,桓因全身修為大放,朝著瘋子主動出手!

    這樣的出手,已經沒有什么章法可言了。但凡是桓因所具備的力量,在這一刻全都被他的瘋狂的施展了出來,竟制造出比那群瘋子還要強烈太多的氣勢,朝著他們反沖了回去!

    劍芒在空氣之中帶著恐怖的殺意亂舞,源力在那群瘋子之中不斷的綻放,還有真道之力,這虛無縹緲的力量成為了讓所有瘋子最為膽寒的殺手锏,讓得他們一個個化作灰飛。

    當然,桓因的道法還遠遠不止這些,他所有的力量都被他施展出來,他的心中唯有一個字:殺!

    殺戮,仿佛是一種發泄,是一種復仇;敢虻男闹腥缃褚延辛艘粋讓他萬念俱灰的猜測:或許,曼吉諾早就已經死了,死在了這群瘋子的手中,她甚至連一直想見的父親都沒有見到,就這般香消玉殞。這個從外美到了內的女子,最終或許連一具完好的尸身都沒有留下……

    桓因很后悔,非常非常的后悔,后悔上一次見面的時候,他沒有把曼吉諾強行帶走,讓她一個人置身險地。若是能夠給他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他一定不會再讓曼吉諾留在琴閣,就算是綁,就算是讓她怨恨自己,也一定要把她強行帶走。

    只是,現在說什么也都沒有意義了。所以他才殺戮,他才瘋狂。有一個連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認的理由是:或許,他已經在為曼吉諾報仇了。所以,他想要尋找曼吉諾,卻又并沒有放棄殺戮。

    殺戮是會花時間的,若是當真曼吉諾還在,桓因更應該潛藏身形,迅速找人?伤欢ㄒ獨⒙,是因為他對曼吉諾的生并沒有報太大的希望,在他的潛意識里,殺光了這些瘋子才可略消他心頭之恨。

    于是,轟鳴與強烈的爆炸和光影持續在琴閣之中掀動,這里的其中一方哪怕只有桓因一人,竟也儼然成為了一處戰場。

    瘋子對瘋子,或許本來就該當如此。

    桓因一邊瘋狂的大喊著曼吉諾的名字,一邊瘋狂的沖殺,到了一個地方,殺了數十乃至更多的瘋子以后,于尸山血海之中找不到曼吉諾的蹤影,他又沖向了下一個地方。

    桓因的修為何其恐怖?他所過之處,幾乎沒有誰可以抵擋。于是第一次的,在琴閣之中,大量的尸體再度產生,卻是那些瘋子的尸體。

    只是,任憑桓因的手段再強,他不斷的嘶吼和殺戮,卻引來了越來越多的瘋子。他的身旁永遠都簇擁著一個個恐怖的瘋子,他的身軀永遠都處在綠色的光芒之中。

    瘋子是殺不完的,他鬧出的動靜越大,引來的瘋子越多。

    于是桓因這一路殺來,其實并不輕松。與這些瘋子對戰,又怎么可能輕松呢?更何況,這些瘋子還根本就無窮無盡。

    桓因在來到琴閣之前就已經受了傷,如今再反復廝殺,再度掛彩便是免不了的了。而他體內的靈力也因為他根本不節制的發泄,快速的消耗。留存在他身上的戰斗力,正在急速下滑。

    好在不知為何,桓因引發了如此之大的動靜,卻遲遲沒有正規的軍隊前來;蛟S這里也已成為了軍隊的禁地,在這里鬧事,不會有人管,也不會有人注意。所以,桓因哪怕身在羅睺的大本營中,不斷鬧事,也暫且安然無恙。

    只是即便如此,看樣子桓因或許還能在此地殺上個三天三夜,或許還能更久一點兒?梢c源源不斷的瘋子廝殺,總有一個盡頭。也許是他再多受些傷,也許是最終他的靈力不支,總有一刻,他會精疲力竭,然后……

    桓因并沒有去管這許多,他還在殺。只是他的極限隨著形勢的變化,或許會比預想之中的來得還要更早一些。

    桓因鬧了太久,殺了太多,最終引來了他在摩尼廣場之上遇到過的那種頭顱之上只有一張深淵巨口的大怪。這種大怪單個自然遠不是桓因的對手,可他們夾雜在群怪之中,頓時讓得桓因的戰斗更為吃力。而最關鍵的是,這樣的大怪越來越多,越來越強,直至最后,有一種全身皮膚如有符文閃耀的大怪,竟能勉強口吞他的真道之力……

    “砰”的一聲,桓因終于第一次雙拳不敵四手,在同時與諸多瘋子糾纏的時候,因為反應不再像最開始那么敏銳,被一個巨怪擊中背部,一下飛出老遠,重重的撞在了一堵墻上。

    經過這一撞,桓因的狀態再次下滑,他所保留的戰斗力已不足巔峰時的一半了。所幸的是,這一撞終于把桓因的滿腔憤怒給撞掉了不少,他的理智在這一撞之下,終于第一次回歸。

    眼中的血紅之色淡去了不少,桓因的目中重新有清明出現。他感受了一下自己不堪的狀態,又看向了自己弄出來的無處不在的狼藉,看向眼前依舊數之不盡的瘋子,他突然發現自己需要冷靜的思考一下了。

    “我是來找曼吉諾的,不是來與這幫瘋子廝殺的。就算是要報仇,至少也要確定曼吉諾是真的遭遇了不測。而且再這么殺下去,最終我要么被羅睺發現,要么就會被這幫瘋子生生耗死。當務之急,是找人,不是殺!”這么一想,桓因頓時又冷靜了不少。只是他抬眼一看,發現自己之前胡亂沖殺,竟已然在同時翻遍了琴閣之中大半的區域。在那些地方,他都沒有發現曼吉諾的蹤跡。而剩下的地方有沒有他不知道,除非他繼續去一處處的翻找。

    只是那卻不現實了,因為現在的他早已由于之前的莽撞,再沒有那么強悍。而從其它地方趕來的瘋子,已經越來越強,若是桓因繼續硬著頭皮一處處的找,恐怕他找不完,自己就先死了。

    更何況,如果曼吉諾當真活著的話,她一定也在動,桓因是找不到她的。

    怎么辦?

    這個問題在桓因的腦中回旋,讓他有些頭疼。一直到他又親手擰斷了一個瘋子的脖子,一道靈光在他的腦中乍現。

    “相公,這對比翼鳥擁有天地賜福,你拿一只,我拿一只,從此我們心念相通,哪怕輪回相隔,造化相阻,我們也一定能夠隨時知道對方之所在,永遠不會迷失!

    桓因的手中,屬于他的那只比翼鳥被他拿了出來。所有的瘋狂在這一刻歸于平靜,所有的希望在這一刻都匯聚在了這只小小的比翼鳥上。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