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原始部落大冒險 > 第兩千七百二十四章 核心機制

第兩千七百二十四章 核心機制

    風云在將自然之力和清氣給召喚了過來,向劫云中添加,他原本還擔心可能會無法成功呢。

    盡管在他看來自然之力和清氣以及電流都屬于能量的一種,但是它們的狀態畢竟不一樣。

    他沒有把握自然之力和清氣被送入劫云后,它們就會轉為電流,而從目前看,能夠讓大壯力丹的品質提升需要的就是電流,而不是其它。

    等他真的將自然之力和清氣送入了劫云,才發現他的擔心是不必要的。

    自然之力和清氣剛剛接觸到了劫云,劫云中心的位置就發出了一股吸力,而且力度非常大,輕而易舉地就將全部的自然之力和清氣給吸了過去。

    片刻之后,就有電流從劫云的核心奔涌而出。

    他知道這些電流就是由自然之力和清氣轉化而來的。

    這讓他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對劫云深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里應該存在某種機制,可以讓自然之力和清氣轉化為電流。

    他想要搞清楚這種機制。

    劫云終究是要散去的,而電流的用處卻是非常大的。就算他無法做到像他穿越前世界中的人們那樣,對電開發出各種各樣的用途,但是他依舊可以發揮出它一部分的功效。

    遠的不說,就說現在,他今后煉丹就可以嘗試利用它對丹丸進行洗練,提升它們的品質。

    同時,他還可以利用它的破壞力,直接攻擊敵人,或者用以防守,都會取得不錯的效果。

    更為重要的是,丹劫也是天劫的一種,并且和天劫極為的相似,至少他沒有感覺出來它們之間有多大的區別。

    他的感覺是有著非常大的權威性的。

    他晉級真靈還沒有過去多少年,他對自己在晉級時被天劫攻擊的經歷可謂是記憶猶新,而現在他更是身在丹劫之中。

    在這個世界,說到對丹劫的了解,他說第一,絕對沒有人敢說第二。

    因此,他說它們不存在區別,就應該沒有區別。

    這一下搞清楚丹劫的核心機制就變得更加有價值了,因為弄清楚了它,就等于了弄清楚了天劫的核心機制。

    金龍部落中往后是一定會再有人沖擊真靈等級的,實際上,現在部落中就有不止一個人具備了沖擊真靈等級的資格,只是他們擔心自己渡過不了晉級真靈時的天劫才強行壓制住了自己的實力。

    可是根據風云了解,他們應該壓制不了太久了。

    換言之,再過一段時間,他們就是再不想去晉級真靈,由不得他們自己了。

    屆時,等待他們的命運恐怕會相當凄慘。

    他們之中將會有人在天劫中隕落,甚至有可能全軍覆沒。

    這不是風云過于悲觀了,而是他們確實不太行。

    不要說是和他相比了,他們就是巫、風暴等人三人相比也都差了一大截。

    他們當初渡劫都這么驚險,可以說是涉險過關,而他們與他們差了那么多,很有可能只有死路一條。

    而他要是搞清楚了天劫的核心機制,他就可以進行針對性的準備,幫他們渡過天劫,為金龍部落添加更多的強者,讓它變得更加強大。

    他和金龍部落的關系極為密切,它變得越強大,他能夠獲得的好處也就越多,而這也給了他非常大的動力。

    至于他搞清楚了丹劫的運轉機制,就可以幫助部落中那些在不久將來需要渡天劫的人順利晉級真靈。

    他并不是自戀,或者自我膨脹,而是他確實有幾分的把握。

    渡天劫,雖然外人不能夠直接插手,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就不能夠提供幫助,比如給他們煉制一些增加抵抗力,減免傷害的裝備,也可以大大地增加他們渡過天劫的幾率。

    風云又是一個煉器師,就更加的有優勢了。

    知曉了天劫的運行機制,再進行針對性地破解,效果一定會相當不錯的。

    想到了這里,風云不再有遲疑,立刻向丹劫的核心靠近。

    他要盡快搞清楚它的核心運轉機制是什么,因為他不清楚丹劫還能夠存在多長時間,畢竟按照正常情況,現在它應該早已經消散了的,它是被他強行留下來的。

    風云開始向丹劫靠近,立刻感覺到自己受到的攻擊變得強大了,似乎丹劫發現了他的意圖,要對他進行阻止。

    “開!”

    風云立刻操控刀意幫助自己開路。

    丹劫所表現出來的異常,立刻讓他警惕了起來,必須加快速度,一旦丹劫自己給毀掉了,他可就一場空了。

    當然了,他可以再去煉制一爐丹藥,但他并不能夠確認還能夠招來丹劫,畢竟丹劫也不是什么丹藥被煉制出來都會來的。

    此外,他能夠感覺到,這一爐大壯力丹是他煉丹水平的一個新巔峰。

    就算再給他提供同樣的藥材,他也難以再有這么好的發揮了。

    這就意味著他再想招來丹劫絕對不會是短時間的事情,而部落中那些壓制自己的實力不去晉級真靈的圖騰戰士們,恐怕根本等不了那么多久。

    就算他們能夠堅持到他再一次招來丹劫的時候,可是了解其核心機制,煉制有針對性的道具也是需要花費時間的,絕對不是拍腦門子就可以做出來的。

    因此,最穩多最保險的就是他這一次就將丹劫的運行機制給搞清楚了。

    刀意沒有讓風云失望,一下子就將攻擊他的電流給劈開了,并且給他開出了一條路,讓他可以一路向前。

    他也沒有浪費這個機會,加快速度,向前飛掠。

    在極短的時間內,風云就來到了丹劫的核心區域。

    這個時候由于刀意還在。這里已經是電流的世界,就像洪水一般,不停涌動著,讓人不由得頭皮發麻。

    如果換做另外一個人,哪像是像巫、風暴這樣的同樣達到真靈等級的強者,也絕對不敢有所停留,被這么多的電流接觸到身體,絕對是死路一條,并且連尸體都難以留下來,都被電成灰了。

    風云卻泰然自若。

    電流洪水雖然可怕,但是依舊不足以對他五行神光和刀意領域構成的防護構成威脅,甚至他要是愿意的話,它們根本就接近不了他的身邊。

    事實上,風云進入了丹劫的核心區域后,根本就沒有去關注看似很嚇人卻也確實非?膳碌碾娏骱樗,而是運足目力尋找了起來。

    結果也沒有讓他失望。

    他很快就在電流洪水之下看到了端倪,那里有很多線條,這些線條又隱隱地構成了一個整體。

    盡管他暫時還無法窺見它的全部,想來就應該是它將他召喚過來的自然之力和清氣給轉化為電流的。

    同時,它也應該是整個丹劫的核心。

    于是他不再遲疑,馬上就向那拿些線條所在的位置靠近了過去,而他的這一舉動也招致了丹劫前所未有的強烈反應。

    電流洪水齊刷刷地都向他撲了過去,就像有很多條電龍,張牙五爪,想要將他給撕一個粉碎。

    如此一來,風云都開始感到有些壓力,不過他的腳步不停,逆著電流洪水向前,神情堅定,仿佛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改變他的心志。

    他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將丹劫的核心機制給搞清楚了。

    不過丹劫的強烈反應最終是對他造成了一些影響,比如他放棄了將閃電給排開,一次性將丹劫的核心機制都給看清楚的想法。

    現在他決定先一部分一部分地看,然后再將它們拼合成一個整體。

    這對風云并不存在什么難度。

    他的記憶力很好,加上他刻意去記,應該是可以將核心機制給記下來的。

    就算退一步說,他有些地方沒有記全了,也可以再去看,電流洪水根本就無限制他的腳步。

    他的做法也收到了不錯的效果。

    電流洪水雖然還在向他進行攻擊,但是強度卻已經沒有一開始那么大了。

    隨著他對丹劫的核心機制了解得越來越多,一種熟悉感油然而生。

    他分析了一下,這種熟悉感來自于兩個方面,這兩方面也正好對應著他前世和今世所在的兩個世界。

    劫云的核心和他穿越世界中的電路板有著某些相似之處。與此同時,它又和他在雙冷泉下方發現的它得以成形的構造也有類似的地方。

    這熟悉感有對風云記住劫云的整個核心機制提供了幫助,讓他花的時間更少,卻記得更牢。

    只用了他預計時間的一半都不到,就將整個丹劫的核心機制給記了下來。

    再又核對了一遍,確實準確無誤之后,風云馬上選擇離開了丹劫的核心區域。

    目的已達到了,就沒有必要再停留了。

    五行神光和刀意領域雖然可以保護他不受到傷害,但是和電流洪水硬杠,還是會對他造成一些負擔的,會出現五行神光和刀意的耗損,而這兩者恢復起來的速度都是相當慢的。

    此處,他也擔心自己繼續留在丹劫核心,會影響到它存在的時間,要是它看認定自己對付不了他,進而選擇自毀,他可就就虧大了。

    他將它給圈禁起來的最初目的是讓它為他煉制的三十六顆大壯力丹提供電光,對它們進行洗煉升華,提升它們的品質。

    至于要搞清楚丹劫的核心機制則是他后來臨時起意。

    他現在對要提升和升華大壯力丹品質的想法依舊沒有改變,而從他所了解到的情況看,距離將它們的品質推升極限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

    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之前,丹劫最好不要出什么事。

    為了讓丹劫存在更長的時間,不要說少去招惹它,減少對它的刺激了,就是讓他做更多的事情,他也是愿意的。

    事實上,他位于丹劫的核心對他召喚自然之力和清氣也是有妨礙的,電流洪水對他產生了變相的隔絕,讓他感應不到自然之力和清氣的存在。

    丹劫存在的時間要比風云想象的要更久,甚至超過了他的預期。

    一直到三十六顆大壯力丹的上面都有了九道閃電紋,這已經是它們的極限,不再增多了,再吸收電光反而有可能將它們給毀了,而丹劫也只比他動手去圈禁它的時候小了三分之一而已。

    根據風云估算,他后來主動放棄了對丹劫的圈禁,看著它在他的面前散去,對它還是比較了解的,殘余的電流能夠再將十到十二顆大壯力丹的品質給推升到極限。

    劫云散去,風云的身影在空中出現。

    所有看到他的人,特別是以巫為首的一干和風云關系最為密切的人都忍不住非常激動,一些人更是瞬間淚流滿面,他們這是喜極而泣。

    風云自然也將他們的表現看在了眼中,感覺非常的感動,心中熱乎乎的,眼角發澀。

    他能夠看出來,大家真的發自內心地關心他。

    他緩緩地從空中落下來。

    他這么做一共有兩個目的,一來事想要讓所有人都看見了他,看到他完好無損,將心徹底放下來,二來則是想要多獲取一些金晶。

    別人看不到,他卻是看得非常清楚,無數金光從人們的頭頂中噴涌而出,一個個地都好似化身成了噴泉。

    在風云的視野中,一眼望過去,整個視野中都被璀璨的金光給填滿了。

    這些金光在向他飛過來的過程中,相互碰撞,很多就結合在了一起,隨著不斷有金光加入,它們開始變得越來越大,質地也發生了變化,不再是光,而是變成了金色的透明晶體。

    看到金晶像雨點一般向自己砸過來,風云的心中別提有多舒暢了。

    如果這個時候用一句話來形容他的心情,那一定是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金晶一接觸到風云的身體,不需要他刻意做什么,它們就自己融入他的身體。

    隨著對金晶的吸收,風云發現自己消耗掉的五色神光以及刀意都在不斷得到補充,并且很快就補滿了,并將它們推升到了新的高度。

    和他之前所擁有的刀意和五行神光相比,至少多出了兩成。

    以他現在的狀態,兩成已經是非常多了。

    就更不要說,風云身上的變化還沒有結束。

    刀意和五色神光無法再增加了,它們就繼續向風云的身體中融入,并在這個過程中他的身體發生著變化,整個人開始變得晶瑩剔透起來了。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