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1400章:李靖入北海
    正文

    第1400章:李靖入北海

    離北海郡最近的梁山,最先得知了三千精騎的消息,而宋江也第一時間為此召開了會議進行討論。

    宋江穩坐第一把交椅,站在他兩邊的分別是軍師吳用,以及他的弟弟宋玉,而下方分別是晁蓋、盧俊義呼延灼、董平、史進等眾多頭領。

    自黃巾起義期間,宋江被朝廷招安之后,梁山雖已擺脫的匪身,并逐漸擁有了八個縣的領地,但梁山自上而下卻依然保留著一些匪性,劫掠等事件更是屢禁不止。

    所以,孔融才會這么看不上宋江,甚至不屑與其為伍。

    “青州并不產馬,袁紹的騎兵主力又都在冀州,整個青州的騎兵總數也不過一萬五千,如今突然冒出這么一大批來歷不明的騎兵,怕是來者不善啊。”宋江一臉擔憂的說道。

    “大哥,此言差矣。”

    宋玉神秘一笑,隨即站出,正色道:“依小弟所見,這支騎兵對其他諸侯或許來者不善,但對咱們梁山來說,應該是抱有善意而來的。”

    身為四大美男子之一的宋玉,面如冠玉,俊美不凡,但卻偏偏成了黑臉宋江的弟弟,任誰一看都不敢相信他們兩竟會是兄弟。

    宋玉這種一身正氣的人,站在梁山這眾多匪寇當中,這畫風怎么看怎么不對勁。

    聽到宋玉這么說,除了吳用之外,其余眾人都露出疑惑之色,宋江問道:“二弟此言何意?”

    “大哥且聽小弟慢慢道來,就如今青州的局勢而言,誰也不可能平白抽出三千精騎,而自劉備被逼出青州之后,北海孔融的日子就越來越不好過。

    近日在北海郡內更是有流言,稱孔融已經投靠了朝廷,并求朝廷派兵來替他保衛北海郡。

    所以,結果已經很明顯了,北海流傳的并不是流言,而是事實。

    孔融自知自己保不住北海,所以在暗中投靠了朝廷,而他自己則趁此脫身,這三千精騎就是朝廷派來。

    朝廷,不是秦公,他已經準備將手伸進青州了。”

    “什么?”

    眾人紛紛驚呼了起來,全都是一臉的驚色,任誰都沒想到秦軍才打贏元蒙,都還沒有緩過虛弱期呢,這就要干涉青州之事了?

    “朝廷插手青州之事,這對黃巢和袁紹來說,絕對是一個壞消息,但對咱們梁山來說,卻是個大大的好消息。

    洛陽距離青州何止千里之遙,朝廷若是正有能力干涉青州,就不會只派三千騎兵過來了。

    接替孔融成為新北海太守的人,想要在群敵環視之下保住北海,最好的辦法就是聯合咱們梁山。

    咱們梁山順勢與之結盟,一可獲得朝廷的認可占據大義,二則就不用擔心再被另外兩方吞并,三則能從中撈到一些好處增強實力,何樂而不為呢。”

    “是啊,孔融一走,新來的北海太守,必定會依仗咱們,到時候和北海聯手,無論是買對黃巢還是袁紹,也就都有自保之力了。”宋江一臉驚喜的說道。

    不同于梁山的喜悅,袁紹和黃巢那邊,得知有一支騎兵出現在青州后,雖也分析出了是齊納后派人過來,但他們的態度與梁山宋江卻截然相反。

    冀州,袁紹得知后,一臉陰沉道:“絕不能讓秦昊在請走站穩腳跟。”

    青州,黃巢得知后沉思了許久,向令道:“立即搜集劇縣的所有情報,打探出這條過江龍的虛實。”

    李靖不知道的是,他人都還未到北海,就已經攪的整個青州不得安寧,袁紹和黃巢甚至都準備出兵討伐北海。

    此時,李靖正領著冉閔、金臺、秦明、林沖、秦懷玉武將,伏念和扶蘇兩位文臣,以及麾下的三千就精騎,終于抵達而來劇縣之下。

    劇縣,北海郡的治所,自黃巾起義至今,從未被其他勢力攻破過,是青州少有的堅城之一。

    “在下李靖,奉秦公之令,陛下圣旨,前來接替孔融大人,擔任北海太守一職,還望將軍盡快稟告孔融大人,打開城門放我等入城。”

    劇縣曾數次遭到偷襲,城內的將士都非常警惕,哪怕李靖已經表明了身份,并且拿出了圣旨,可在孔融親自抵達了確認之前,守將不可能放這來歷不明的三千騎兵入城。

    守將得知后立即前去稟告,而孔融在得知李靖到來后,飯吃剛到一半,級激動的跑去迎接李靖。

    而當看到李靖之后,孔融立馬上前抓著李靖的手,好似生怕李靖會跑掉似的,一臉激動的說道:“李靖將軍,老夫盼星星盼月亮,可終于把你給盼來了。”

    “額……這……”

    李靖一臉的尷尬,而站在他身后的冉閔等將,以及他的夫人殷十娘,則都強忍著笑意,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

    在他們看來這孔融是真的有意思,幼時讓梨也就算了,如今讓官還一副占便宜的樣子,這是讓東西讓習慣了呀。

    孔融招呼李靖的大軍入城之后,當即將麾下的文武都召集起來,迫不及待的宣布自己已決定入朝廷為官,而李靖將接替自己成為新的北海太守。

    孔融此言一出,頓時北海眾文武中,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孔融雖跟心腹們提起過,但大多數人是不知道的,他們還都以為這只是謠言,卻沒想到自家主公竟真的放著一方諸侯不當,跑到朝廷去當一個空有名頭卻沒有權利的官員。

    北海眾文武都伏地,跪求孔融收回成命,但竟尿都已經撒出去了,又怎么可能在縮回來?

    孔融的決心極為堅定,決不是下屬們幾句話一勸,會改變立馬主意。

    孔融當場和李靖完成的交接,并當眾將北海太守的璽印,以及北海軍的虎符交給了李靖,而李靖也當眾宣讀了朝廷對孔融的封賞。

    “……今封孔融為為曲阜侯、司徒,位列三公,掌民事,郊祀掌省牲視濯,大喪安梓宮……即刻上任,不得有誤。”

    這次秦昊拉攏孔融的籌碼不可謂不重,要知道司徒一職可是三公之一,而曲阜侯雖只是侯爵,但曲阜卻是孔家的祖地,所以曲阜侯對于孔融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