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網游之菜鳥很瘋狂 > 第1691章 謀劃
    紀小言是怎么都沒有想到禘墨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想要利用了喜夜去給琳千夜他們帶路,找到琤的!可是再想想喜夜的那性子,紀小言更是覺得禘墨這計劃與想法,是根本不可能成真的。

    所以紀小言忍不住便把自己的想法與禘墨仔細地分析著說了說,卻是看著禘墨笑了起來,一臉不在意地說道:“這可不一定呢!小言!不去試試的話,誰知道喜夜會不答應呢?這都沒有得到喜夜明確的答復,這答案可就真不是能輕易就確定的!”“可是,我覺得喜夜不會是那樣喜歡麻煩的!”紀小言卻是皺緊眉頭,很是想不明白禘墨眼下這自信到底是從何而來的?于是,忍不住對著禘墨說道:“禘墨你想想看!當初讓喜夜跟著我們它都是不樂意的,如今你還想要讓它去幫千夜師傅他們找琤,它怎么可能會答應?明明自己帶著同族生活的好好的,這下被安排了事情,你覺得喜夜它能樂意幫忙嗎?”

    “安排事情讓喜夜做,它不高興、不樂意,我倒是相信的!可是,這要是幫忙了有好處的話,我覺得喜夜還是會答應的!”禘墨卻是笑瞇瞇地對著紀小言說著!昂锰,能有什么好處?喜夜想要的東西,我們清城不一定能給足呢!”紀小言卻是皺緊了眉頭來,倒是帶著幾分擔心地對著禘墨說道,卻是看著迪默頓時笑著搖了搖頭,對著她說道:“不需要我們去準備給喜夜什么,只要琤能給它就行了!”

    “禘墨,你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倒是越聽越有些糊涂了!”紀小言聽著禘墨的這番話,卻是更為地困惑了起來。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禘墨的心里到底在盤算著什么?“小言,你就相信我好了!我們現在先去找喜夜再說吧!”

    紀小言看了看禘墨,也只能點頭,然后在離開之前,在清城內找了人去通知了卿恭總管自己離開的消息后,這才跟著禘墨一起離開了清城。等到卿恭總管急急忙忙地奔回城主府的時候,便只能看見空空蕩蕩的城主府,倒是一臉郁悶無比地在城主府內大叫了起來。

    沒辦法!這好不容易盼回了紀小言來,可是她這才在城主府里待了多長的時間?這就又跑了!現在這清城內的事情,紀小言可是一件都還沒做的呢!這怎么能讓卿恭總管不抓狂呢?

    一路從清城上了傳送陣,在傳送到了距離那片黑雨之地附近的一個城鎮之后,紀小言這才又跟著禘墨一起離開了城鎮,朝著那片黑雨之地而去。本以為天黑路況不熟悉,他們這一次肯定是要費不少時間才能對那黑雨之地的方向的,可是跟在禘墨的身后,紀小言卻是瞧見禘墨駕輕就熟般的帶路過程,紀小言卻是忍不住帶上了幾分好奇來,對著禘墨問了一句,卻是聽到禘墨笑瞇瞇地說道:“這也沒辦法!之前喜夜回來之后我就離開清城出來看過它的,所以對于這路線我可是十分熟悉的!小言你放心,肯定不可能走丟的!”

    “禘墨,你還出來看過喜夜?我怎么不知道?”紀小言聞言倒是頓時一愣,忍不住有些驚訝地望向了禘墨,她怎么感覺這些事情都不知道呢?禘墨什么時候離開清城的?為什么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

    “小言你自然是不知道的!”禘墨聞言卻也是笑了起來,對著紀小言說道,“這不是有些時候無聊,所以出來找喜夜玩玩,順便看看它在這片黑雨之地里到底活成什么樣子了嗎?也不是什么要緊的事情,小言你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紀小言聽到這話,倒是心情有了幾分的復雜!她倒是有種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覺了!

    在朝著禘墨看了看后,紀小言也沒有要再繼續追問這個事情的想法,朝著遠處望了幾眼之后,這才對著禘墨問道:“那禘墨,喜夜如今過得怎么樣呢?在這黑雨之地里,喜夜它們應該還算很不錯吧?”“嗯,不錯的!”禘墨點了點頭,倒是笑了笑對著紀小言說道:“這里確實是喜夜它們絕佳的生活之地里!只不過那些黑雨之中帶著的墮魔與暗黑力量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少,而那些墮魔一族的人離開之后,也把這片大地大部分的力量都給帶走了。所以喜夜它們如今待在這里也只能算是勉強能過日子,真要想再發展一下的話,還是需要換地方的。這里不夠它們發展的!”

    “換地方?換到哪里去?”紀小言聽到禘墨的這些話卻是頓時一愣,立刻問了一句,可是當這話一問出口之后,紀小言的腦子里便忍不住閃出了一個念頭來,望向了禘墨問道:“禘墨,你該不會是想告訴我,喜夜它們是要去找那些墮魔一族的人,然后投靠他們嗎?”禘墨聽到紀小言的這話,卻是忍不住哈哈哈地笑了起來,半響后這才搖頭對著紀小言說道:“去投靠那些墮魔一族,那怎么可能?小言你這完全就想岔了!我的意思是說,這喜夜它們只是需要墮魔那樣的墮魔力量和暗黑力量,等到這片黑雨之地快要消耗殆盡了之后,它們本就要去找更多的墮魔之力的,與其這樣,那還不如我們給它們把機會找好,讓它們自己去做呢!”紀小言聽到禘墨的這話倒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來,對著他困惑無比地問道:“禘墨,你這計劃的到底是什么?真就和琤是有關系?”想想看,如今唯一跟墮魔之力能扯上關系的,除了琤以外,就是墮魔一族的那些原住民們,要真說起來,自然琤是最厲害的!畢竟眼前這片黑雨之地也是琤給制造出來的,不是嗎?之前禘墨也說了是要讓喜夜去找琤的,好處也不用清城給,那這目的要是和琤沒有關系,紀小言卻是一點都不相信了!

    禘墨倒是笑了笑,想了一下后這才對著紀小言點頭,然后說道:“是的!小言,你大概也都想到了!所以我才說啊,趁著千夜大人他們要去找琤,不如就安排了喜夜它們一起去,興許喜夜它們還能得到點便利,最后還能幫了千夜大人他們!這一舉兩得的好事,且不是更好嗎?”紀小言這下算是明白了!

    禘墨計劃了做這事情,也不單單是為了琳千夜他們的!說白了,也是在為喜夜考慮的!這倒還真是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只是想了想,紀小言卻是還有些不太明白,忍不住對著禘墨問道:”我現在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如果喜夜它們真去找了琤的話,能得到什么好處?它們如果想要從琤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墮魔之力的話,必然是要一直跟著琤才可以的!難不成,禘墨你這真要讓喜夜它們去投靠琤和狐族,還有那些墮魔一族的人嗎?那可是不行的!“

    “怎么可能?小言!我不是都說了嗎?喜夜它們不會這么做的!就算是我讓喜夜去,喜夜也不可能同意的!它又不是不知道,我們與狐族那邊可都是有矛盾的!”禘墨聞言,頓時笑著搖頭。

    “既然不去投靠他們,那喜夜它們又如何能得到好處呢?”

    紀小言卻是滿臉的困惑之色,望向禘墨問道:“我倒是有些想不明白了!”

    “有什么想不明白的?”禘墨卻是笑了起來,對著紀小言說道:“只要待在琤的附近,總歸是能得到好處的!更何況如果喜夜它們真能幫著千夜大人一起把那琤給拿下,帶回來的話,那喜夜它們以后的日子可不就是好過了嗎?只要琤一句話,彈彈手指露出來的墮魔之力都能讓喜夜它們撐不少時間了!”

    “可我覺得事情不會那么簡單的!奔o小言卻是皺著眉頭,搖了搖頭對著禘墨說道:“禘墨你想想看,千夜大人他們他們去找過多少次琤了,那一次是有好結果的?就算是真的找到了琤,這琤也是不一定能恢復當初的記憶的。到時候,說不一定琤還是要站在狐族的那邊,成為我們的敵人的!更何況,如果想要靠近琤的話,還有狐族與那些墮魔一族的人都在,哪里是那么容易的接近的?喜夜它們到時候肯定是會被發現的!”

    “不去試試,又如何知道呢?”禘墨卻是笑著,對著紀小言說道:“其實啊,小言,這些事情就讓喜夜它們自己去辦就好了,你就別操心了!如今我們只需要找到喜夜,把這些事情與它說一說,讓它知道其中的好處到底有哪些,然后趕緊準備一下,跟著千夜大人他們去找琤不就行了嗎?至于能不能成功,那也不是我們能關心的事情!”

    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嘛!紀小言想想也是!

    就算是他們覺得百無一失的事情,說不得也能出現點什么意外來破壞了!更何況這種不太可能的事情?!最差的結果,大不了也就是喜夜他們被發現,然后和狐族與墮魔一族的人打一架,然后逃走就行了!

    憑著喜夜它們的本事,別的不行,這逃跑的功夫絕對是很穩妥的!也不會出現任何的傷亡!

    “這樣想想,倒也不錯!”于是,紀小言這才放松地點了點頭,然后老實地跟在禘墨的身后,一路撐著那用來遮擋黑雨的傘,慢慢地朝著這黑雨之地內進去。

    走了許久之后,紀小言總算是在這黑雨之地里,瞧見了有暗黑影獸的蹤跡。

    禘墨倒是也沒有要客氣的意思,也不管他們眼下瞧見的這只暗黑影獸是否有狂化的狀態,直接便朝著它高聲喊了一句,便要讓那只暗黑影獸去找喜夜了。那只暗黑影獸聽到禘墨的這些話,似乎很是不爽,扭頭朝著紀小言與地禘墨的方向看了一眼,倒是帶著幾分怒氣慢慢朝著他們靠近,咧開了牙,帶著幾分想要把它們吃下去的兇狠表情,最終才停到了紀小言他們的面前。紀小言見狀,趕緊嚇的攔在了禘墨的面前,小心禘拿出手里的匕首來,護在了胸前,與那只走近的暗黑影獸對視了起來。

    本以為會受到攻擊,紀小言卻是沒有想到,那只暗黑影獸并沒有要真的攻擊他們的意思。

    在盯著紀小言他們仔細禘看了許久之后,那只暗黑影獸這才不滿地哼哼了一聲,然后抬起頭來居高臨下地朝著紀小言他們望了一眼,這才轉身離開了!“這就走了?”紀小言倒是被那只暗黑影獸的舉動弄的愣住了,忍不住對著禘墨問了一句。

    “沒事了,小言!”禘墨見狀也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氣,笑對著紀小言說道:“那只暗黑影獸本來就不敢攻擊我們,自然只能看看就算了!它這會兒應該是去給喜夜報信去了!我們等一等就好了!”

    “真的?我怎么覺得有些不太像呢?”紀小言卻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對著禘墨說道:“禘墨,你以前來這里的話,也是會遇到這樣的情況?那些暗黑影獸沒有攻擊過你嗎?”

    喜夜頓時點頭,對著紀小言笑著說道:“這些暗黑影獸不會攻擊的!它們都知道我和喜夜是什么樣子的關系!更何況,即使它們敢攻擊我,那又如何?我也是有本事的,能自保的!怎么著弄出一兩個土墻來攔一攔,我也是能做到的!我和辰光可不一樣!

    紀小言聽到禘墨的這番話,只能笑著點了頭,然后便老實地待在原地等待了起來。大約幾分鐘之后,這片黑雨之地的大地便出現了微微顫抖的情況來。紀小言的心里忍不住帶上了幾分的忐忑。

    “不用擔心!小言!這大概是喜夜帶著那些暗黑影獸們過來了!動靜大了些,可能來的暗黑影獸不會太少!”

    紀小言點了點頭,想到許久未見的喜夜,心里忍不住帶上了幾分的忐忑來,想了想后,紀小言這才對著禘墨問道:“不過,禘墨,我們這不算是侵犯了喜夜的領地吧?你確認,它們這是來見我們的,不是來趕我們走的嗎?”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