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 第1310章 等待何時
    大宋禁軍第八軍駐地鄧城鎮內外一片蕭殺,三軍皆進入戰備,槍不離身,馬不卸鞍,整裝列隊待命。但是多半日過去了,還沒有命令傳下來,只是由出擊狀態,轉為待命狀態,可以坐下休息,卻不得自有活動,午飯也是吃的干糧。

    長時間的高度戒備讓士兵們不免疲勞,更是心生倦意,在集結地或坐或躺,三個一群兩個一伙的竊竊私語,談論著是有什么重要的行動?墒悄切╊I兵的指揮使、都頭、隊長皆一問三不知,也不明白要做什么。有人向在軍部相熟的參軍、虞侯打聽,他們也是三緘其口不肯透露一個字。

    ‘得、得、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由遠及近的傳來,一名背插紅旗的斥候在營前并并未下馬,而是直驅鎮中的帥帳。

    “這已經是今天第四波哨騎了,不知道帶來什么消息?”營中老兵看著絕塵而去的戰馬嘀咕道。他們知道平日在營中跑馬那是死罪,可在戰事傳遞緊急軍情的斥候和通訊兵不在此列,而哨騎頻繁出入帥帳,顯然是有重要軍情。

    “兄弟,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嗎?”一位長著連鬢胡子的老兵踱著步過來悄聲地問道。

    “不知道,昨夜突然頒下將令,命全軍做好出征準備,我們還以為是要去谷城增援你們三師呢!”那老兵看其胸章和臂章就知道其是三師的個隊正,笑著言道。

    “我們也是昨夜接到的命令,讓他們星夜返回鄧城,大家都以為是你們吃緊,回來救援你們的?膳芑貋砗,屁事沒有,溜溜的在這干坐了一上午!贝蠛永媳嘈χ。

    “谷城那邊戰事如何?你們師和第七軍合攻了二十多天了,也應該結束啦!”留守鄧城的一師老兵拍拍自己做的一截原木,讓其坐下說話。

    “去了這么些日子就沒動過槍,每日就是沿江挖壕筑堡,拉索攔舟。七軍倒是打了幾場仗,但也只是占據了河對岸的幾個村子就停止了,至今渡口還沒奪下來!贝蠛颖斐鰞芍粷M是血泡的手掌讓其看看,無奈的笑笑道。

    “這叫打的什么仗?我就想不通,我們有炮兵,沿江修上幾座炮臺便能封鎖住江面。當年在瓊州時,阿里海牙動用上千艘戰船來攻瓊州,陛下領我們兩個師的兵力,利用弩炮就將他們打得船毀人亡,阻于海灘之上,連府城都沒有看到!币粠煹睦媳鴳崙嵢坏。

    “失敬、失敬,不知道老哥是老一師的,還是老二師的?我是老一師的!币粠煹睦媳笆謫柕,當然他口中的一師非現在的八軍一師,而是當年的瓊州殿前侍衛親軍一師。

    “我是老二師的,也就是當年的帥府軍左軍營!贝蠛颖笆诌禮道。

    “那真是前輩了,可按老哥的資歷怎么也應該是個統制官了,怎么還是個隊正呢?”在軍中軍齡就是資歷,一師的老兵愈加恭敬地道。

    “我腦子笨,又識不得幾個字,給我一個營都指揮不了,就一直在下邊帶兵,也挺好的!贝蠛颖πΣ灰詾橐獾氐,“進入江南后,也曾讓我們服役期滿的老兵退役到地方,可我不愿意走,就圖個當兵痛快,又申請留下了,擴軍時轉調到八軍的!

    “我今年也該退役了,本來心里還舍不得,可現在看看八軍這個樣子也不想留了,再混上幾個月就回家種田去!币粠煹睦媳鴩@口氣道。

    “八軍也算是老牌禁軍了,可谷城這么個小城,四、五萬人,近一個月還攻不下來,讓人費解。當年我們入瓊才不足三千兵,手里哪里有這么好的武器,甲胄更是沒有,可陛下就敢帶著我們打廣州,還就把城打下來了。我看八軍的都統們膽子不行,不敢打硬仗!贝蠛永媳鴩@口氣道。

    “老哥,把你們急匆匆的調回來,可否聽到什么風聲?”兩人越說越近,一師的老兵湊近些輕聲問道。

    “這個……我早些時候聽到些傳言,說是江帥身受重傷后不能理事,陛下要前來親征荊襄,只是后來沒有了下文,這突然將我們召回,我想是不是要前出迎接陛下?”大胡子兵左右看看輕聲答道。

    “哦!”一師老兵驚訝出聲,但轉而就意識到自己的事態,看看并沒有人注意才又輕聲道,“從淮北前來荊襄必走隨棗路,而現在樊城已經丟了。若老哥所言非虛,圣駕很可能被阻于樊城。而早晨東邊炮聲隱約可聞,響了半日,很有可能是圣駕到了,正攻打樊城!

    “混賬東西們,圣駕被阻樊城,距此不過三十里,他們卻坐視不理,遲遲不肯出兵迎駕,難道要造反嗎?”老兵聽了眉頭緊皺,憤而道。

    “老哥勿要急躁?此麄円彩菦]安好心,我們不能不顧陛下安危,要設法保證圣駕安全,不知老哥能聯絡多少人馬!币粠熇媳醋〈蠛虞p聲道。

    “湖廣擴軍時,自江東五軍和御前護軍中調來不少老兵,但最多也就是擔任統領一級官佐。雖沒有調兵之權,可這些人都是直接領兵之人,若是有變還是能夠起些作用的,我們應該告知那些可靠之人以防不測,如何?”胡子老兵沉思片刻道,他雖然也有懷疑,但還是選擇了信任同是出身舊部的戰友。

    “好,我們這就暗中聯絡,能有多少算多少,不行就強行出營去樊城迎駕!”一師老兵想了想,下定決心道。

    “如此我們就分頭行事,暗中聯絡八軍中可靠的人手,尤其是御前護軍出身的,他們對陛下最為忠誠,值得信任!”大胡子兵言道。

    “嗯,我們可靠的人都在右腕綁上白巾,作為標記,以免引起誤傷!币粠煹睦媳氲母鼮橹艿叫,說完他們先后起身離開……

    …………

    帥帳中張霸焦躁的踱著步,禁軍第八軍的都統以上十幾個高級軍官也是愁眉不展,目光或是隨著其在帳中轉來轉去,或是若有所思的神游天外,沒有人說話,只有其沉重腳步拖拉聲和不時的嘆氣聲。

    “張都統,你倒是那個主意,是去是留?全軍早已集結完畢,在外邊站了快四個時辰了!”一師都統制張淮起身道。

    “現在我們是進退兩難!”張霸讓其坐下,攤著手又嘆口氣道,“誰能想到史弼那廝如此廢物,樊城一日都沒有守住,只半日就被攻破了!

    “非是史弼廢物,實在是我們無能!”三師都統制宋濂撇撇嘴道。

    “宋都統制,怎么能如此說話,我們即無水軍支援,又孤懸在外,面臨著南陽和襄陽之敵的夾擊,如何守得住,移軍向七軍靠攏才能兩軍互為依托,對敵形成壓制之勢!睆埢床环薜氐。

    “哼,陛下自應天府千里轉進,只帶兩旅之兵,晝夜行軍近月,與敵隔路而行,為何不曾怕過。且至荊襄境內只休整一日便克樊城,而我們集兩軍之力連個谷城都拿不下來,談何壓制之勢!”宋濂冷哼一聲回懟道。

    “兩位都統制勿要再爭執了,御前親軍乃是集全軍之精銳,戰力非是我們所能相比。而陛下的膽魄更是古未有之,你我哪敢相提并論,還是想想當下如何吧!”張霸皺皺眉制止了兩人的爭執。

    張霸心里十分清楚,一師都統制張淮乃是跟隨自己多年的淮軍舊部,向來被視為心腹,定然是心向自己,心生不忿才與其爭辯的。而二師都統制宋濂是原懷恩軍改編,擴編時劃入八軍的。至于三師都統制馬陵則是威勝軍舊部,原首領秦林鋒因貪污被陛下處決。他們編入八軍后與自己并不和睦,其再跟著鬧將起來對自己沒有什么好處。

    至于史弼,張霸倒是恨的牙癢癢。他知道自己權領荊襄各軍之后,采用久圍之計攻襄陽是有違陛下旨意的。而他當時以為自己資歷最深,江鉦不能理事,自己可以此要挾皇帝以其為荊襄路總管。卻沒有想到皇帝會不辭辛苦千里親征。

    得知消息后,張霸便想攪亂襄陽形勢,使得戰局不可收拾,最后還得需要自己協助才能穩定局面。而他正可借勢攻下襄陽,不得不賞自己的功勞?蓻]想到自己布好了局,史弼那貨兒竟然不配合,一而再的放棄自己給其制造的戰機,讓行駕直驅樊城城下。

    張霸連番失算,也明白自己現在處境尷尬,不迎圣駕這條罪名就夠受的。所以他將八軍盡數調到鄧城就是想一旦史弼夜襲行營,或是出兵截斷行駕西行大路,自己就可借機救駕,先將皇帝的嘴堵上?珊薜氖鞘峰鲎源,不屑為之。當他獲知陛下準備攻樊城的時候,就想著待其攻擊不利的時候再去助攻,一舉奪回樊城,總能贖回些罪過。

    所以今天一早,張霸就派出斥候前往樊城打探情況,一旦發現護軍攻擊乏力,出現頹態,或是進入僵持的時候,自己立刻率軍增援?上У牡鹊降娜呛孟,護軍勇猛無比,打得樊城守軍毫無還手之力……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