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吾乃韓立
    蟻湫對于紫裙夫人三人的舉動早已等候多時。

    但見其身形一晃之下,便落在了天蝎滅卻大陣的蝎首之上,身下一陣光芒亮起,一雙修長**重新化作了蟻后之軀,與巨蝎融合在了一起,而身處在天蝎大陣中的所有靈蟲,身上也都綻放出點點光芒,一股超越了大羅巔峰的強大氣息隨即從中傳出。

    它們赫然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來為這座大陣提供經久不絕的能量!

    蟻湫雙目之中亮起白色光芒,里面已經看不到原本屬于她的神采,其雙手一揮,左右兩邊的蝎螯便同時揮擊而出,螯足之上,一白一青兩色光芒同時暴漲。

    霎時間,虛空之中一股強大無比的冰寒之氣蔓延開來,瞬間將沖擊而來的青袍老者冰封了進去,而另一邊一片漫天綠焰噴涌,與紫裙婦人的滾滾紫焰對撞一處,濺起無數熾烈火星。

    那灼灼綠焰好似有粘性一般,與紫焰滾在一處,很快就融合在了一起,反將紫焰給吞噬了進去,又向著紫裙婦人逼了過去。

    這冰墻火海一出,就像兩扇門扉一關,將金童護在了里面。

    從上方飛掠而過的印無雙,更是只看了一眼那高高翹起的尾刺金鉤,便沒有強沖而過。

    很顯然,這天蝎滅卻大陣的威力,遠遠超出了他們三人的預料。

    軒轅杰看到這一幕,眉頭不禁微微蹙了起來。

    他本不想親自動手,畢竟一旦動用法則之力,便會遭到天道侵蝕,可眼下若是時間拖得太久,萬一給渠鱗那廝重回道祖之位,可真就得不償失了。

    “廢物,讓開!

    只見其爆喝一聲,忽然向前邁出一步,做了一個弓步前沖的姿勢,一只緊握的拳頭上土黃光芒凝聚,化作了一個巨大的黃色漩渦,作勢就要朝前砸去。

    就在此時,其身后虛空中,忽然一陣光影閃動,一個身著青色軟甲的中年男子憑空浮現而出,雙手握著一柄墨綠色的螺旋尖刺,朝著軒轅杰耳后位置直刺了下去。

    男子自然正是青鋒,他早就已經清除了那邊的天魔,之所以沒有驅散天魔云,為的便是更好的隱匿行蹤,能夠在這關鍵一刻,發動突襲。

    他手中的螺旋尖刺是其本命法寶,乃是一件十分難得的三品仙器,一旦一擊命中,雖然不可能殺死道祖級別存在,但也足以令其負傷。

    可就在此時,軒轅杰突然咧嘴一笑,手上那團土黃漩渦卻突然消散,反而是耳后亮起一片金屬般的耀眼光澤。

    青鋒發現上當,頓時大感恐慌,身形生生在半空一折,倒飛了回去,不再攻擊軒轅杰,轉而落在了那只攥著霜白的巨手之上。

    其手中尖刺左右一劃,兩道鋒銳光芒頓時閃過,直接將捆在霜白身上的法則鎖鏈斬斷開來,而后一把拽住他的衣襟猛地一扯,將其從巨手之中拉扯了出來。

    軒轅杰看著他救出霜白,卻并未阻止,而是頗有些贊許之色道:“你的隱匿法則的確不錯,一開始連本祖也沒有發現,可惜你不該落腳在這大地之上!

    青鋒聽聞此言,看了一眼腳下大地,頓時醒悟過來。

    以他如今的隱匿法則造詣,在虛空中瞞住軒轅杰這樣的道祖的神識探查雖不容易,但也并非完全做不到,可一旦他落在地面之上,軒轅杰作為土之道祖,立即就會發現。

    他便只好退而求其次,放棄刺殺軒轅杰,轉而將霜白救了出來。

    “這會兒本祖沒空搭理你們,等這次徹底滅殺了你們的主子,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留在本祖身旁侍奉!避庌@杰說罷,隨手一揮。

    整座懸空大陸頓時巨震不已,原本堅實無比的大地頓時瘋狂翻涌,大片黃色土浪鋪天蓋地朝著青鋒兩人身上遮蔽過去。

    距離土浪尚有數百丈距離,青鋒兩人便感到周身一陣沉滯,飛掠速度瞬間慢了下來,很快就被撲上來的土浪淹沒了進去。

    軒轅杰不再去看身后狀況,凝神望向那天蝎法陣,之前未曾發出的那一拳,再次提至了腰袢,一股遠比方才更加強大的力量開始凝聚。

    只見其**著的上半身,開始亮起一層層土黃光暈,一縷縷強大的土屬性法則之力,渾然天成地凝聚在其四周,引得整片虛空都為之微微震顫起來。

    “喝”

    軒轅杰一聲高喝,收在腰間的巨拳驟然轟擊而出。

    一道凝聚了強**則之力的土黃漩渦,瞬間放大百倍,化作一道萬丈風暴,瘋狂旋轉著朝金童那邊沖撞了過去。

    所有天庭修士見狀,紛紛躲避開來,逃向兩側,蟲群大軍卻不退反進,主動朝著黃色漩渦風暴迎了上去。

    霎時間,數以百萬計的蟲潮大軍,在進入風暴范圍后,一瞬間便灰飛煙滅。

    霜白和青鋒無法擺脫土浪的糾纏,遠遠看到了這一幕,皆是神色大變。

    蟻湫正面迎向這一擊,對于其中蘊含的恐怖氣息,感受最為直觀,她此刻的心中冰涼一片,只能賭上性命,來迎接這一擊了。

    只聽其口中一聲長喝,雙目之中白色光芒越來越盛,一身法則之力也隨之燃燒起來,天蝎大陣中的蟲族更是不計生死,全力燃燒起自己的生命來。

    整個天蝎大陣,在這一刻終于釋放出了它全部的威能,整個法陣有青黑之色轉為雪白通透之色,內部的靈蟲身影已經不復存在,只剩下一點點瑩亮的光芒。

    其兩只螯足上青白兩色光芒,也隨之亮到了極致,冰霜綠焰蔓延開十數萬丈,化作兩片冰火海洋,同時撞擊向了那道土黃漩渦。

    “轟隆隆……”

    一陣劇烈的爆鳴之聲,不斷從碰撞處滾滾襲來,不同的法則之力沖撞在一起,頓時令那片虛空都發生了扭曲,中間坍塌出一個黑漆漆的空間渦流黑洞。

    所有冰霜和綠焰,也都紛紛被黑洞吸納,涌入其中消失不見了。

    本就沒有多少光線的域外空間,在這一個剎那,幾乎將所有的光芒,也都被那渦流黑洞吸納,四野全都陷入了一片漆黑。

    一直持續了十數息后,那渦流黑洞才逐漸消失,四周的光線才逐漸恢復了正常。

    原本的天蝎滅卻大陣已經消失不見了,所有布陣的百萬靈蟲,盡數化為了飛灰,只留下殘損半截身軀的蟻湫,還兀自懸浮在金色甲蟲身前。

    “擋,擋住了……”她嘴角淌著血跡,神色凄慘,卻眼中有絲絲光芒。

    然而,還不等蟻湫高興完畢,前方虛空忽然劇烈一震,又有一只萬丈之巨的土黃色拳影破空而至,眼看著就要砸落過來。

    她定定地懸浮在虛空,沒有躲避開來,她們拼盡性命也只能擋住本源道祖一擊之力,既然無法護住蟲祖得道,那便隨其一起隕落吧。

    這種云泥之別的實力差距,實在太令人絕望了……

    蟻湫緩緩閉上了雙眼,已經逃了一次,這次她不愿再逃了。

    磅礴如海的土屬性法則之力,已經滾滾襲來,壓迫著這片空間都開始層層坍縮。

    “不……”青鋒與霜白看到這一幕,皆是不甘咆哮道。

    然而就在此時,異變陡生!

    只見蟻湫頭頂上方的那道空間裂縫中,一只太乙級別的噬金仙突然一穿而出,背上赫然還乘騎著一名身著青色長袍的高大男子。

    其方一現身,便一腳踩在那只噬金仙的脊背上,身形靈巧一躍,飄然落在了蟻湫身前,抬手朝前猛然一揮。

    只見一道金光疾射而出,化作一只巨大的金色寶輪懸在半空中,其上世間道紋團團亮起,釋放出陣陣濃郁無比的金色光線,集合成一道巨大光柱,撞向那土黃拳影。

    兩者驟然撞擊在一起,卻沒有絲毫的轟鳴異響,那拳影就好似一下砸在了一團棉絮上,明明沒有半點損傷,前進速度卻一點點慢了下來。

    “滋啦啦……”

    伴隨一陣電光流轉之聲響起,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劍順著金色光柱四周旋飛而去,如同七十二條金龍一般,一頭扎入了巨大拳影之上。

    “轟隆”一聲震天巨鳴!

    萬道金色雷光猛然炸裂開來,土黃拳影瞬間被這股狂暴無比的雷電力量炸裂開來,化作無數碎片,消散開來。

    “他是……”

    蟻湫感受到前方波動的變化,緩緩睜開了眼睛,卻只看到一名人族男子的背影。

    其正疑惑之際,就聽對面那片大陸上,軒轅杰的聲音忽然傳來:

    “來者何人?”

    “吾乃韓立!”那名人族修士負手而立,朗聲答道。

    那名高大的人族男子,自然正是一路乘騎太乙噬金仙,追趕而來的韓立。

    話音落處,那金色寶輪瞬間倒轉而回,懸在了韓立身后,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劍也化作流光懸在了他身后,令他的背影看起來都變得英姿勃發,說不盡的寫意風流。

    “韓立?沒想到是你!好小子,膽氣倒是不少,竟敢自己出現在本祖面前!”軒轅杰上下打量了韓立一眼,冷冷說道。

    很顯然,他已經知道了韓立的存在。

    “你就是軒轅杰吧?當初,就是你害得金童跌落道祖之位,不得不自毀道祖之軀,分散在茫茫仙域?”韓立面色不改,絲毫不懼,朗聲反問道。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