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科技大仙宗 > 第一二六一章:人善人欺,馬善人騎

第一二六一章:人善人欺,馬善人騎

    如今的神華域界,甚至說是整個修道世界,已經沒人再提起“正魔之爭”了。

    畢竟,整個修道世界,正在與天外世界開戰,正是需要所有人團結一致的時候。

    不管是正道,還是魔道,現在都有著共同的一個利益,就是修復修道世界的本源。

    至于說,天外世界的機緣,那都可以說是捎帶的。

    而且,現在誰都知道了,仙庭以及仙庭的眾仙還都在呢。

    有仙庭在天上看著,也沒有誰敢破壞當前的團結形勢……

    ……可能,除了葉贊吧。

    可即便是葉贊,當初和龍族那一場大戰,也沒有真正的對龍族下殺手,敲了些好處就把“龍”都給放了。

    就是說,葉贊也要顧及仙庭,也同樣不敢把事做絕了。

    于是,在這樣的形勢之下,哪里還會有什么“正魔之爭”!

    除非,是有人把事做得太過了,比如煉化幾萬十幾萬凡人的魂魄之類的。

    碰到那種事情,別說是正道這邊的修道者了,就是魔道也容不下那種喪心病狂之人,結果往往就是正、魔兩道都會下“必殺令”。

    說這些,就是為了說,石林這個時候說自己不是正道,并非不考慮后果的信口胡言。

    要是放在以前,石林說自己不是正道宗門的弟子,恐怕也很難讓人相信。

    畢竟,這里是天道山。

    而現在,盡管天道山并沒有對魔道開放,但誰又能保證永遠都不開放呢?

    說白了,魔道之人出現在這里,的確在此之前的可能性極小,但現在就誰都說不準了。

    果然,在聽到石林反問之后,三個人都頓時為之一滯,顯然是想到了這樣的可能。

    “你……你們……少嚇唬人!我告訴你們,就算你們是魔道之人,也別忘了這里可是天道山!”其中的一個人色厲內荏的叫囂道。

    “就是,別說天道山里邊的前輩們,就是現在周圍絕少不了俠肝義膽之人,豈會容你等魔頭在此……肆意妄為!”另一人也跟著大聲叫道,還將這把火往周圍的看客們身上引了過去。

    不過,周圍那些看客們也不傻,拍視頻往網上發一發還可以,真“見義勇為”就別指望了。

    在聽到那人的喊話之后,周圍的看客們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呼啦”一下向著周圍更遠處散了開去。

    再看此時的石林,也不是光在嘴上說一說就完了的。

    只見石林的左半邊身子,此時也已經浮現出了若有若無的金色火焰,手臂上仿佛“裹”了一只金色半透明的龍爪。

    而更“嚇人”的,是石林的臉上,左半邊的臉上也爬滿金色紋路,隱約間能看到有半邊的龍首閃爍不停。

    石林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而后沖著碰瓷的人,露出邪魅狂狷的一笑,或者干脆說就是“獰笑”。

    之前,石林說自己并非正道弟子,碰瓷的人以及周圍的看客們,基本上還都是將信將疑。

    畢竟,這魔道之人出現在天道山,還是挺沖擊人們以往認知的。

    但是現在,石林展現出來的異象,無疑是在向人們表明了,自己并不是人們常識里的正統修道者。

    石林抬起手,用力攥了下拳頭,斜眼看著那三人,問道:“來來來,你們說來聽聽,是想要怎么樣?”

    “你!我們!你們的坐騎傷了我們……我們這傷……不能白受……”三個人倒是沒有完全慫下去,但是講這番話的時候,語調也是明顯越來越低了。

    在這三人的眼中,石林身邊浮現出的龍影,隨著他們的言語愈發凝實,并且漸漸透出了兇厲暴戾的氣息。

    話說回來,自稱魔道固然嚇人,但更嚇人的還是展示出足夠強大的實力。

    你有足夠強的實力,是什么道的又有什么差別。

    那三個打算碰瓷的人,沒想到石林會說并非正道中人,更沒想到石林會有這樣的實力。

    “你們傷了嗎?哦,對了,一個腰斷了,一個五臟破裂!先不說你們究竟想要什么,但是這傷得先名副其實了才行,我來幫你們一把!”石林獰笑著喝道,并邁步向著被大熊貓坐過的兩人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石林越來越近,而那兩個人也被嚇得兩腿哆嗦,眼瞅著膝蓋發軟就要彎下去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就在圍觀的看客們后邊,突然間響起了一個聲音。

    “兄臺!道友!且暫息雷霆之怒!”

    隨著話音落下,一個人從看客們后邊擠到圈內,并滿臉堆笑的向著石林這邊走了過來。

    這是個看上去很和善的人,白白胖胖的一臉人畜無害,頭上頂著塊員外巾,身上是件翠綠的員外袍。

    這么說,這就是一個人們印象中的那種,偶爾做做修橋補路的善事,在鄉下頗有名望的胖員外的形象。

    當然,能出現在這里的人,肯定也不是那么簡單的。

    何況,這人還敢在這個時候,在石林表明自己并非正道中人的時候,如此大膽的高喊“刀下留人”。

    沒錯,這個時候讓石林息怒,那不就是“刀下留人”嗎!

    實際上,石林也沒有打算真的動手,盡管對方根本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現在,有人突然叫停,石林也就順勢停了下來,并扭頭向喊停的方向看去。

    石林這邊一扭頭,再看那兩個被大熊貓坐過的人,立刻連滾帶爬的跑向了一邊去。

    不過,這兩人跑歸跑,卻并沒有直接逃走。

    倒不是擔心被巫燎踩著同伴,他們兩個主要是心里清楚,石林那要是不開口的話,恐怕想跑也根本跑不掉。

    石林當初注意到了兩人的動作,不過并沒有去搭理他們,而是看向走過來的胖子,問道:“這位道友,莫非與這三人是一伙的,想要替他們出頭不成?”

    “哈哈,不敢不敢,道友可萬萬不要誤會,在下與他們三人并不相識!”那胖員外來到石林近前,拱手行禮后笑著回應道。

    “哦?既然不相識,那為何又要阻我!”石林其實也看出來了,對方確實與三人不是一伙的,而這就更讓人好奇了。

    畢竟,石林已經展現出了一定的實力,而且還說了自己“并非正道”。

    這個情況下,還有人敢站出來叫停,難不成還真是見義勇為?

    “道友,道友之前也說過了,他們這樣的貨色只會臟了道友的手,何必與他們計較呢!”那胖員外笑得兩眼瞇成了縫,讓人看上去難以生出惡感。

    不過,石林卻不太吃對方這一套,反倒是冷笑了兩聲,說道:“手臟了,洗洗就是了!這心里的念頭,若是不得通達,那才是真正的麻煩!”

    “這個……”胖員外被頂了一句,臉上卻不見絲毫異色,依然笑容不減的說道:“哈哈,道友玩笑了!在下看人還是很準的,不論道友自己,還是道友的師弟、師妹,絕對都是心胸豁達之人。否則,道友哪里還用得到在下來叫停,恐怕早就將這三人打殺了!

    石林看了看那胖員外,又將目光轉向那三人,反問道:“是嗎?那依道友所言,難道就這么放了這三個人!”

    “道友請放心!他們三人,今天在此作出這樣的事情,自然也是需要受到懲罰的!迸謫T外先是義正辭嚴表了個態,不過緊接著話鋒一轉,又笑著說道:“不過,他們畢竟罪不至死,剛剛也都被道友的……坐騎給教訓了一番,想來是足夠他們引以為戒了!

    其實,石林也不是真想把那三人怎么樣。

    剛出來的時候,如果那三人沒有“碰瓷”,石林可能早帶著師妹和師弟走了。

    看著還留在這里的那三個人,石林帶著幾分嘲諷的語氣,對胖員外說道:“呵呵!不過,他們好像并不這么想,道友你恐怕是有些多管閑事了!

    胖員外聽到這里,挺起微躬的身子,扭頭看向那碰瓷的三人,冷聲說道:“三位,還留在這里等什么呢?這位道友寬宏大量,已經答應放你們一條生路,三位也要有自知之明才是!”

    剛才,石林所展示出來的,那種看上去有些恐怖的場面,對于這三個人還是有不小影響的。

    尤其是,他們三人對石林的“身份”,也已經算是深信不疑了。

    碰瓷可以碰正道弟子,因為正道之人要臉面。

    但是,魔道可不講這個,或者說魔道要的臉面,與正道是有巨大差別的。

    “這……你……你們……”被大熊貓坐過的兩個人,原本還想要丟幾句狠話,可看到石林投來的目光,還是把話都咽回了肚子里。

    而后,這兩人也沒去管自己的同伴,轉身連滾帶爬的就向著圍觀的圈子外面跑去。

    “哎!你們……”被巫燎踩著的那個人,看到同伴都不管自己,頓時又怒又急的大喊道。

    好在,這個時候,石林向巫燎說道:“小巫,放開他吧!”

    “哦!”巫燎應了一聲,收回了踩在那人背上的腳,并且輕踢了對方一下,說道:“哎,還不快滾!”

    轉眼之間,三個本來想碰瓷的人,就先后連滾帶爬的擠出人群,很快就跑得沒有了蹤影。

    而那些看熱鬧的看客們,看到這里也知道是沒熱鬧看了,自然也就都陸陸續續的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看到人也跑了,看客也都散去了,石林略感無聊的搖了搖頭,對葉玲瓏和巫燎說道:“好了,沒事了,咱們也該走了!

    “哦!”葉玲瓏點點頭,跑到大熊貓太極近前,拍拍太極的腦袋,說道:“哼,就知道給我們惹事,下次不帶你出來玩了!”

    大熊貓太極也挺委屈,哼哼了兩聲,眼睛撇向石林那邊,想要讓石林給自己主持一下公道。

    不過,面對大熊貓的求助,石林卻是翻了個白眼,很是不爽的說道:“你委屈什么?你要是直接把那三個拍死,哪里有后邊這么多事兒!”

    不是你們和我說,動手要懂得輕重,不要隨便搞出人命嗎?大熊貓太極頓時瞪大了雙眼,滿眼難以置信的看向石林。

    而面對大熊貓太極那委屈的眼神,石林也是有些招架不住,只得尷尬的將目光飄向別處。

    好在這個時候,一直沒人搭理的胖員外,再次開口替石林緩解了尷尬。

    “這位道友,在下溫同濟,區區一個小散修,不知是否有幸知道幾位的名號?”那胖員外笑吟吟的拱手向石林問道。

    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位名叫溫同濟的散修,在別人都看熱鬧的時候站出來,很難說沒有什么別的目的。

    石林雖然歷練的經驗不多,但也并非不通世事的呆||子,自然也早就看出這一點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石林剛才招呼師妹、師弟準備走,卻根本沒有搭理這位“胖員外”的原因。

    但是,這溫同濟自己都先報上名號了,石林要是還堅持著不搭理對方,就多少會顯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哦,原來是溫道友!在下姓林,單名一個石,這兩個是在下的師弟和師妹!笔职炎约旱拿址崔D了一下告訴了對方,同時還替葉玲瓏和巫燎做了個不算介紹的介紹。

    這個不算介紹,是石林根本沒有介紹兩人的名姓,甚至都沒有替兩人編個假名。

    但是,石林又說了,兩人是自己的師弟和師妹,這又不能說不是一個介紹。

    說白了,這就是堵了對方進一步詢問的口子。

    就是告訴對方,你知道這點就夠了,也別不知趣的進一步詢問了。

    溫同濟不敢說是個人精,但這點言外之意還是能領會的,于是也就不再追問,而是向石林詢問道:“在下看道友好像急著要離去,不知道友可是有什么急事不成?若是不介意,可否與在下說說,說不定在下有什么能幫到道友的!

    這個話,顯然就是所謂的“交淺言深”了。

    雙方這才是第一次見面,名字都是剛剛互通的姓名,根本就連半點交情都沒有。

    在這樣的前提下,詢問人家究竟有什么急事,然后自己還主動說要幫忙,這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人!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