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最強醫圣 > 第兩千七百二十章 只差一點了

第兩千七百二十章 只差一點了

    這一粒黑色光點沖出的極快,直接朝著房間外面掠去了。

    在一旁早就做好準備的周極源,全身凝聚了一層渾厚的防御,他的身影第一時間阻攔在了門口。

    最終黑色光點撞擊在了周極源的身上,緊接著,這一粒黑色光點朝著房間內倒飛而去。

    沈風在確定了鐘世洪體內沒有問題之后,他隨即將目光鎖定在了那一粒黑色光點之上,身影第一時間掠了過去。

    隨后,他將玄氣集中在自己的右手之上,朝著那倒飛進房間的黑色光點抓去。

    原本撞擊在周極源身上之后,那黑色光點可能就暈頭轉向了,如今被沈風順利抓在了右手掌心里。

    周極源隨即來到了沈風的身旁,而鐘世洪也從躺椅上站了起來。

    眼下,鐘世洪感覺身體內有一種說不出的輕松,他可以清楚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在慢慢的恢復。

    沈風將右手掌攤開之后,在掌心內利用玄氣,形成了一個小型牢籠。

    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這個小型玄氣牢籠之內,有一顆花生一般大小的種子。

    如今這顆種子已經演變了不少,在這種子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眼睛、鼻子和嘴巴了。

    這顆煞影種子不停在玄氣牢籠內沖撞,又想要通過沈風的掌心,鉆入他的血肉之中。

    但如今,這顆煞影種子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徒勞無功的。

    皇極道人的身體不停的在顫抖,從他體內發出的尖銳叫聲始終沒有停止過,那個煞影仿佛是在威脅沈風等人。

    畢竟從鐘世洪體內取出的種子,等于是煞影的孩子一般,所以皇極道人體內的煞影才會如此控制不住情緒。

    “沈道友,趕緊將這煞影種子滅殺吧!將其留著總歸是一個禍端!辩娛篮樵谝慌哉f道。

    沈風隨口道:“不急,這顆煞影種子還有作用!

    “你們取出一些玄石給我!

    說完。

    沈風將凝聚的玄氣牢籠,從自己掌心移到了面前的桌子之上,并且在玄氣牢籠的底部,加厚了一層玄氣結界,防止煞魂種子撞破底部的桌子逃走。

    在周極源和鐘世洪拿出一些上品玄石之后,沈風將這些上品玄石布置在了小型玄氣牢籠的四周。

    促使小型玄氣牢籠可以抽取玄石內的能量,以此來起到不斷穩固的作用。

    在確定了這顆煞影種子逃不出來之后,沈風對著鐘世洪,道:“去給我準備一個洗澡用的木桶來!

    鐘世洪并沒有多問什么,他在離開了一會之后。

    很快,他抬了一個巨大的木桶放在了院落之中。

    沈風見此,說道:“再給我五十萬上品玄石!

    鐘世洪如今對沈風是深信不疑,他從自己的魂戒之內,取出了五十萬塊上品玄石。

    沈風沒有浪費時間,他以某種規律,將這五十萬上品玄石,布置在了院落的地面上,最終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太陽的圖案。

    沈風將木桶放在了這個圖案的中心位置。

    就在這時。

    鐘良的身影急匆匆的回到了院落之中,他額頭布滿了密集的汗水,應該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的。

    在緩了一口氣之后。

    他右手一揮之間,手指上的魂戒閃動了一下。

    一頭龐然大物被他從自己的魂戒內取了出來。

    只見這是一頭鐵甲蠻狼的尸體,其身高足足有六米左右。

    沈風可以從這頭鐵甲蠻狼的尸體上判斷出,其生前應該是在神元境一層的實力,而且死亡時間確實不超過一個月的。

    “沈前輩,神元境妖獸的尸體很難找,還要是近一個月內死亡的!

    “這頭鐵甲蠻狼符合您的要求嗎?”

    鐘良恭敬的開口問道。

    沈風點頭道:“勉強可以了!

    隨后,他對著鐘世洪,說道:“去把你師父扶出來,把他放進這個木桶之內!

    聞言,鐘世洪和鐘良一起進入房間內,將昏迷中的皇極道人扶到了外面的院落之中。

    眼下,皇極道人體內依舊有尖銳的叫聲在響起。

    鐘世洪和鐘良扶著皇極道人,把其放入了木桶之內。

    沈風不再多言,他將目光定格在了鐵甲蠻狼的身上,這種引出煞魂的方法,他自然是在荒古藥神的傳承中得知的。

    他劃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開始在鐵甲蠻狼身上勾畫了起來。

    這鐵甲蠻狼的身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鱗甲。

    沈風在這鱗甲上勾畫起來,倒是無比的順暢。

    一旁的周極源、鐘世洪和鐘良這三人,只能安靜的站在一旁,如今他們是完全幫不上什么忙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沈風在鐵甲蠻狼身上勾畫出了數個復雜的玄妙符紋,他對著鐘世洪,道:“這處院落內有隔絕聲音的結界嗎?”

    鐘世洪在愣了一下之后,回答道:“這里一直是我師父住的地方,所以這里的結界不但可以隔絕聲音,還有一定的防御之力!

    聞言,沈風隨即說道:“立馬將這個結界開啟!

    鐘世洪在聽到沈風的吩咐之后,他第一時間將院落內的結界開啟,整個院落瞬間被一層淡青色的結界給籠罩住了。

    沈風單手將鐵甲蠻狼給舉了起來,他一步步走到了木桶前,他將玄氣猛地注入到了鐵甲蠻狼的尸體之內。

    數分鐘之后,在鐵甲蠻狼身上的一個個符紋,變得閃亮無比的時候。

    沈風手臂一送,整頭鐵甲蠻狼的尸體,懸浮在了木桶的上方。

    在那數個玄妙符紋的作用之下,這頭鐵甲蠻狼的尸體,在逐漸的化為血水,最終紛紛落入了木桶里,也有一些淋在了皇極道人的身上。

    大約三分鐘之后。

    哪怕是這頭鐵甲蠻狼的骨頭,如今也化為血水落在了木桶之內。

    這頭鐵甲蠻狼的血水整整裝滿了一個木桶,要不是沈風勾畫的符紋有凝練血水的作用,恐怕這一個木桶根本是裝不下的。

    在木桶內血水的表層,有一條條火紅色的紋路,自主在其中形成了。

    與此同時。

    院落內布置在地面上的那些玄石,頃刻間往木桶內在涌入能量,這導致了血水表層的火紅色紋路變得越來越耀眼。

    這些火紅色紋路在朝著皇極道人身上漫延,只見皇極道人全身都在被火紅色紋路布滿,從其身上散發出一種極致的火熱之力。

    這一瞬間。

    一道陣痛耳膜的痛苦尖叫聲,忽然從皇極道人身體內傳出。

    緊接著,一道白色的鬼影,從皇極道人身體內在浮現出來。

    這便是附身在他體內的煞影,其模樣恐怖無比,猶如是一個披頭散發的厲鬼。

    這煞影一會從皇極道人體內浮現出來,一會又隱入皇極道人身體內,如此周而復始的反復著。

    見此,沈風眉頭皺的更加緊了幾分,只差一點就能夠讓這個煞影脫離皇極道人了。

    可以說,這個煞影的強悍程度,真的有點超出了沈風的預料。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