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銀狐 > 正文 第七章理所當然的明珠暗投
    第七章理所當然的明珠暗投

    太一神精丹這個東西鐵心源不在乎。

    但是他從孟元直和趙婉的反應中看到了一絲不好的狀況。

    孟元直現在對于金錢已經是無動于衷的那一類人,趙婉更是長在皇宮之中,什么好東西沒見過。

    連他們兩人在聽說太一神精丹的消息之后,都不約而同的露出覬覦之心,如果換成其他人,很可能會當場強奪。

    孫思邈的人品沒有任何的問題,他老人家一輩子盡干悲天憫人的好事了,以至于四五百年前他老人家留下來的壞東西也成了信譽杠杠的好東西。

    一個人干了一輩子好事,如果無意中干了一件壞人大家也會大度的將這事列入好事里面去,只要換一個角度看問題就成了。

    因此,也就極具欺騙性。

    鐵心源不認為自己將來會有這樣的待遇,除非是留下一個寶藏。

    海盜有金銀島,山賊有藏寶洞,馬賊頭子在沙漠深處留下一個謎一樣的傳說才是恰當的。

    阿大和巧哥帶著一萬人已經離開了瀚海,現在應該已經到了草頭韃靼的地界。

    從砂巖山出發到大石城不過四百里,在戈壁上,騎兵最能發揮自己的速度優勢,一半天的時間足夠他們對付那個首鼠兩端的大石城城主。

    以前的時候,戰爭對于鐵心源來說是一個非常嚴肅地話題,自從成為哈密的王之后他發現,戰爭對于一個君王來說普通的如同吃飯睡覺一樣。

    是生活中的切實需要,該發動戰爭的時候就發動戰爭,用不著想的太多太深。

    原本以為李巧和卓瑪會對進攻青塘有什么想法,結果非常的出乎鐵心源的預料。

    卓瑪要比李巧更加的熱心,這一次出征,她不顧李巧的再三勸組,也要隨軍出征,兩個孩子丟給王柔花之后,就帶著她手下一百多吐蕃女護衛,又招募了五百吐蕃雇傭兵浩浩蕩蕩的隨軍出征了。

    理由非常的充分,她這個吐蕃公主在收攏民心的時候還是很有作用的。

    卓瑪的心思簡單的讓人一眼就能看到底,這個女人見澤瑪成了大雪山的主人之后非常的眼熱,覺得自己也能成為青唐城的主人。

    至于青唐城以前屬于她哥哥這件事,卓瑪好像一點心理阻礙都沒有。

    李巧臨走之前專門就卓瑪的心思和鐵心源詳談過一次,他以為卓瑪可以用,卻不能分封在青唐,澤瑪那個女人能統御大雪山,是因為大雪山的力量孱弱,青唐則不一樣,那里民風彪悍,一群吐蕃人只要找到一個稍微尊貴點的人就會死命的追隨。

    萬一卓瑪那個瘋女人起來不該有的心思,到時候下手剪滅就讓人難做了,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給她這個機會。

    鐵心源認為李巧想多了,即便有分封,也是分封給李巧,哪有分封給卓瑪的道理。

    鐵心源身邊的好人不多,卻一個個感情很好,他自然不會讓那種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發生。

    明天是兒子的滿月禮,火兒那里需要鐵心源親自去打招呼,自從將作營弄出來大塊的玻璃鏡子之后,將作營的防衛等級再次提高了。

    等閑人進不去,即便是鐵心源想要進去,也要提前打招呼,趙婉能進去,卻只限于成品庫,她可以在成品庫里盡情的挑選自己喜歡的東西,卻不能進入生產地。

    至于歐陽修曾經多次的想要進去看看,都被火兒一口回絕了,火兒早就說了,將作營是自家兄弟的禁臠不容他人窺伺。

    火兒家就安在將作營大門里面,一座很漂亮的兩層小樓,就是他家的大門很重,鐵心源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推開門,見火兒坐在門廳里面躺著喝茶,不由得埋怨道:“好歹是將作營的大頭目,把自家的大門修理一下不成嗎?”

    火兒起身給鐵心源倒了一杯茶笑道:“干嘛要修理,現在這樣子就很好,你們沒推一次門,我房頂上的水箱里就多一桶水。

    聽火兒這樣說,鐵心源回頭火兒家的大門,不由得苦笑起來,他家的門軸上滿是齒輪,只要轉動門軸,小齒輪就會帶動大齒輪,然后大齒輪再帶動一個更大的光輪子,光輪子上纏滿了繩子,隨著光輪子轉動,掛在一個滑輪上的繩子就會從水渠里提起一桶水最后灌進大水箱里,很完整的一套機械裝置。

    鐵心源撣撣袍子上灰塵躺在躺椅上側著頭問火兒:“你最近在研究這些東西?”

    火兒一聽鐵心源說起這事,興致立刻就來了,費力的從屋子里搬出來一大摞子木頭制成的齒輪放在鐵心源的身邊道:“好東西啊,越研究越是有意思,大小齒輪配比好之后,不但能控制速度,還能控制力量。

    你看啊,小齒輪帶動大齒輪的時候就非常的費力,而大齒輪帶動小齒輪的時候就沒有那么費力了,最重要的是,大齒輪帶動小齒輪的時候,大齒輪轉動一周,小齒輪就會轉動數十周,小齒輪帶動的輪軸的轉速就會加快。

    反之,小齒輪帶動大齒輪的時候,小齒輪轉動數十周,大齒輪才會轉動一周……”

    鐵心源喝著茶笑瞇瞇的聽火兒給自己講述最原始的變速箱原理覺得很有趣。

    他覺得哈密國很快就會出現速度可控的水錘了,再研究下去,能變速的滑車也會出現……

    等火兒口沫橫飛的講完自己的新發現,鐵心源敲敲桌子道:“明天你侄兒的滿月禮,禮物不能輕了。

    畢竟,我已經給你家的孩子給了四次滿月禮……”

    火兒鄙夷的道:“我生了四個孩子!”

    說著話就重新回到屋子里,抱出一個童車放在鐵心源的面前,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齒輪沒還沒大規模運用呢,就先給小侄兒用了,沒見過吧,等到孩子再大一點,只要踩著這個踏板,車子就能自己跑,還不費力氣……”

    這東西鐵心源很熟悉,小時候就騎過這東西,比火兒弄的這個笨重的東西輕巧一百倍,也精致一百倍,除了沒有鑲嵌那么多的寶石瑪瑙之外,基本上差別不大。

    東西不值錢,心意鐵心源領了,讓護衛扛著小車子準備去水兒那里轉一圈。

    這孩子這段時間過的不是很滿意,自從炸開了塔里木河讓它改道之后,他就一直很郁悶。

    兄弟里面,真正算起來,就他一個好人。

    “別去了,水兒最近在山洞里很久沒出來了,他在按照你說的法子弄你要的那個硫酸呢。

    不但他在弄,玲兒,福兒也摻和進去了,整天在燒硫磺,弄得山洞里全是嗆人的酸霧,都進不去人。”

    鐵心源連忙道:“那東西就該在露天里干,怎么弄山洞里去了?”

    火兒擺擺手道:“水兒按照你說的,在石鍋里面燒硫磺,然后鼓風,把煙氣注進水里,得到了一種新東西。

    很像膽礬油(硫酸),可是又不太像,味道臭的厲害,我勸他干脆燒膽礬算了,結果他不同意,膽礬那東西太貴了,不像硫磺,魔鬼地就產那東西。

    如果不把造價弄下來,將士們守城的時候怎么一鍋鍋的往敵人頭上潑?”

    鐵心源愣住了,瞅著火兒道:“你們覺得硫酸是這么用的?”

    火兒攤攤手道:“那還有什么用處?我們試過了,把膽礬油涂在鎧甲上,不一會鎧甲上就會多一個洞,那東西還會往肉里面鉆,嘖嘖,潑在豬肉上,不一會豬肉就成干柴棒子,守城用的利器啊。”

    鐵心源忽然笑了起來,火兒他們說的沒錯,這時候硫酸就該是這么一個用法。

    而且一點都沒錯。

    火兒拍著肚皮高興地道:“有了這東西,以后就不用什么鉛汁,金汁(糞水)火油罐子來守城了,這東西點不著,只要潑灑出去,嘿嘿,要命啊。”

    既然兄弟們都在惡毒的道路上狂奔,鐵心源就覺得沒有必要再去打擾一群科學家們做研究。

    要火兒今晚和水兒他們說清楚明天一定要帶禮物過來之后,他就大搖大擺的離開了火兒家。

    只是在關門的時候,又幫火兒家提了一大桶洗澡水。

    趙婉對火兒送的小車車非常的感興趣,迫不及待的將兒子放在上面,發現兒子的兩只小腳連踏板都夠不到,就有些埋怨火兒把小車車給做大了。

    鐵心源拉扯一下兒子那對毫無意識亂蹬的小腿笑道:“即便是做的再合適,兒子也不會蹬。”

    聽見趙婉在大笑,回過頭的時候才發現趙婉把她的大屁股正在往小三輪車的座椅上放。

    然后就弓腰曲背的坐在小車車上,將小車車蹬的亂跑,笑聲越發的大了。

    水珠兒在一邊羨慕的看著,看樣子,她也很想弄一輛這樣的小車車拿來亂蹬。

    見趙婉玩的開心,鐵心源也不想掃興,反正這東西兒子想玩至少是三年以后的事情,現在拿來孝敬母親也沒有什么大錯。

    “做一個大的!不,做好多大的!我出錢!”

    趙婉玩出了興致,把車車放在一邊,嚴厲警告水珠兒不許亂動之后,就豪氣干云的對鐵心源道。(未完待續。)

    (三七中文 www.37zw.com)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