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銀狐 > 正文 第三十六章我想吃了你
    第三十六章我想吃了你

    孟元直同樣仰頭看著煙花,身邊簇擁著很多人,老妻兒子在歡笑,他卻感到無比的孤獨。▲∴,

    王柔花接受了幾乎所有人的膜拜,唯獨對自己非常的客氣,在這樣的場景下,客氣,就表示著疏離。

    一杯加了冰塊的葡萄釀送到了孟元直的手中,鐵心源笑道:“你的本事,和你的身份注定了你成不了我們家的人,所以,沒什么好遺憾的。”

    孟元直向外走了兩步同樣壓低了聲音道:“只有我是外人!”

    “現在只有你一個,等到王家把人送來之后,你就不會是唯一的外臣了。”

    “你的意思是要壯大外臣隊伍?”孟元直皺眉問道,他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這是沒法子的事情,我讀書無數,發現家天下最后的結果都不太好,也做不大。”

    “這么說,我是被故意疏離的?”

    “沒錯,諾大的清香城需要一個眾矢之的的目標而已,如果全是自家人,我到時候拿什么來整肅紀律?”

    “也就是說我是你豎立起來的娃樣子,到時候背黑鍋的最佳人選?”

    “不是,你是我整肅家人的理由!”

    “聽不懂……”

    “聽不懂就對了,老孟,陪我走一遭吧。”

    孟元直嘿嘿笑道:“去遼國西京自然沒問題,去大宋東京問題就大了,那座城里有一半的人認識我。”

    鐵心源從懷里掏出一枚烏漆墨黑的猙獰面具遞給孟元直道:“戴上昆侖奴面具就沒人能認出來了。”

    “這不是兒戲……”

    “我也會戴上昆侖奴面具,我也沒打算在東京露面,在那座城里,認識我的人更多。”

    “我能戴著面具去揍鐵獅子嗎?當日就是被鐵獅子的錘子砸斷了鐵槍,才不得已接受人家要挾的。”

    “鐵獅子說是他放走了你。”

    “放屁,當初捉拿老子的時候,他最賣力!”

    “那就沒問題了,我也鄙視這種人。”

    孟元直斜著眼睛瞅了鐵心源一眼道:“你和他根本就是一路貨色,落井下石從不人后!”

    兩人正說著話,一臉烏黑的火兒從外面走了進來,渾身都是非常濃重的硝煙味道。

    咣當一聲把懷里抱著的鐵管子丟在地上,對鐵心源抱怨道:“這都是些什么破東西啊,只發射個煙花,就能從中間炸開,要不是老子跑的快,就會變烤豬。”

    李巧撿起鐵管子撓撓頭發道:“卯的不結實,焊錫也會被高溫融掉。”

    火兒鄙夷的道:“還四處漏氣,原本可以打十五丈高的煙花,現在只能飛到十一二丈,還有兩枚大煙花,甚至就是在十丈高的地方炸開的,你看看我的臉就知道當時有多兇險了。”

    鐵心源在一邊很不講道理的道:“在清香城出麻煩不要緊,在東京城里可不能出麻煩。

    我答應婉婉,在她過生日的時候要給她看煙火的,到時候煙火要是被你們弄的亂七八糟的,你們小心婉婉來到清香城之后找你們的麻煩。”

    火兒冷哼了一聲道:“你現在滿肚子都是婉婉,我已經看到婉婉從你的喉嚨里冒頭了。

    看在你馬上要娶親的份上不和你計較,去東京還有幾天,我和巧哥會弄好的。

    不過啊,你最好還是出去看看,城里的那些沒見過煙花的野人們已經瘋了,捶著大門要求繼續放煙花,薩迦上師還問我能不能弄出一尊普賢菩薩騎白象的煙花,他愿意出高價購買。”

    煙花是昂貴的,除夕夜那群野人不喜歡留家里守歲,全部擠在街市上跳舞。

    煙花綻放之后,他們就瘋了,卻不知道一枚煙花就值一枚金幣,還是成色最好的那種金幣。

    一晚上放了九十九顆,這些人還不滿意。

    鐵心源嘆口氣,這時候誰出去和野人說煙花沒了,誰就會倒霉,這些一根筋的家伙只要遇到自己鐘愛的事物,不弄到嘔吐是不會結束的。

    就好像跳舞這回事,從小年跳到現在,依舊看不到有任何停息的跡象。

    城主府的大門很厚,他們砸不開,但是城主府的圍墻一點都不高,他們不敢翻墻進來,只會騎在墻頭眼巴巴的瞅著城主府燈火輝煌的大廳。

    鐵心源瞅瞅洶涌的人潮,回頭問火兒:“你說薩迦大師愿意承擔費用?”

    火兒嘿嘿笑道:“人家只愿意承擔有普賢菩薩坐像的煙花費用。”

    就在鐵心源左右為難的時候,除夕夜的鐘聲響起來了,新年的子時將要來臨。

    鐘聲平息了喧鬧的人群,人們開始緩緩地散去,向鐘聲響起的地方前進。

    上師們今年會為所有留在清香城的人祈福,為他們誦念平安經。

    最重要的是,寺廟里的上師們今年施舍的粥飯里面,可能會有金幣和銀幣,在誰的碗里,就歸誰。

    有金銀幣可以拿,人們立刻就舍棄了吝嗇的城主府,全部涌向狼穴邊上的小山谷。

    薩迦上師,仁寶上師將在這里開啟自己的**會。

    人群散去了,城主府里迎新年的餃子就端了上來,羊肉餡的,個頭很大,鐵心源吃了三個就飽了。

    四處張望,看不見嘎嘎和尉遲文。

    平日里這兩個孩子最喜歡吃的東西就是餃子,這個時候還沒來,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一片云開始說話了。

    食盒里面裝了兩大碗餃子,鐵心源準備去看看他們,狐貍跟在他的身后,一前一后的出了初具規模的城主府。

    道路兩邊的水溝里倒著很多人,鐵心源上前探查一下,發現全是醉鬼。

    好在他們都穿著厚厚的老羊皮襖,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鼾聲如雷。

    從未有過這樣開心時刻的野人們,高興過頭實在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勞累了一年,這是他們應得的快樂。

    城頭傳來軍卒報號的吼聲,鐵一正在城頭巡邏,給王柔花拜年之后,他就來到了城墻上,重新擔負起自己清香城守將的職責。

    走進狼穴,衛兵們一個個躡手躡腳的,探頭看看小屋子里的鐵二,鐵心源才明白衛兵們為何是這幅模樣了。

    向來嚴謹的鐵二正在屋子里自斟自飲,他以前因為教規的緣故,從來都不喝酒,現在,能夠這樣自得其樂,估計是他最喜歡的一種休閑方式。

    這種休閑方式最可貴之處,就在于一個人,鐵心源沒有打攪,學著衛兵的樣子,也躡手躡腳的路過鐵二的小房子,沿著螺旋狀的樓梯,下到了第二層。

    “白馬族的哈利買就是我留在天山南邊最大的馬賊首領,咳,咳,給我一碗水。”

    一片云沙啞的聲音在地牢里回蕩。

    “說完了再給你水,快說,影響老子吃餃子。”嘎嘎故作兇狠的訓斥一片云。

    “休息一會吧,不急于一時。”鐵心源推開門走了進去,將食盒遞給了尉遲文。

    地牢里的氣味非常的難聞,遍地都是羊糞,而一片云的身上也污穢不堪,這些天以來,嘎嘎和尉遲文根本就沒有把他從臺子上解下來過。

    見嘎嘎掀開食盒就要拿臟手去抓餃子,鐵心源一巴掌打掉嘎嘎的臟手道:“去外面吃,記得洗手。”

    嘎嘎和尉遲文出去了,鐵心源就用木勺舀了一勺子清水給一片云喂了下去。

    然后就靜靜的坐在油燈下仔細地看尉遲文的記錄。

    空曠的房間里只有一片云粗重的喘息聲,滿是污穢的白發從案子上垂下來,滴答,滴答的向下滴著水。

    “你會殺了我是嗎?”一片云想要抬起頭又頹然倒下,他已經沒有力氣這樣做了,連日來的大笑,已經抽干了他所有的精力。

    “是的!”鐵心源小心的翻著記錄,輕聲回答。

    “我投降,認輸!”

    “你已經投降認輸了,沒必要說第二次!”

    “我該說的全說了,對你沒有威脅了,如今,我就是一個老人,你就不能放過我?”

    鐵心源搖搖頭道:“老人如果都是你這樣子,這世上哪里還會有活人啊。

    看看你干的事情,吃人這種事情在短短的三年里,你干了六次,男人,婦人,孩子,你都吃過,告訴我,味道怎么樣?”

    “吃人只是一種手段,人肉不如牛羊肉好吃,甚至連駱駝肉都比不上,這是一種讓別人恐懼的方式。”

    鐵心源點點頭道:“這樣的話倒是能夠理解,不過,原諒你是天神的事情,懲罰你才是我要干的事情。

    另外,你的兒子已經被我的部將燒成了灰燼,他沒有可能來救你了。”

    一片云歪過頭,死魚一樣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鐵心源看,沒有任何的情感。

    “你看,你兒子死了你就會傷心難過,別人家的兒子被你給吃了,別人就不傷心難過?他們是木頭嗎?

    別這樣看著我,我承認,我也殺人,殺了很多人,和你一樣都是屠夫一樣人物。

    我殺人是有目的的殺人,就像狼群盯上羊群一樣,而你殺人,純粹是為了殺人而殺人。

    不過,我們同樣身為屠夫,如果我落到你這樣的境地,就不會有半點的怨言,能逃則逃,不能逃就認命,你到現在為什么還不認命呢?”

    “我想吃了你!”一片云用最后一絲力氣怒吼道。(未完待續。)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