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銀狐 > 正文 第五十七章不敗傳說——誰都想要狐貍
    第五十七章不敗戰神——誰都想要狐貍

    諾大的戈壁灘看起來一望無垠,平坦的如同一張鋪平的破抹布。37zw

    實際上不然。

    戈壁上的天氣變化的很是沒道理。

    要嘛半年不下雨,要嘛下起雨來就不停,往往還會是那種瓢潑大雨。

    干燥的戈壁上存不住水,于是,在大雨來臨的時候,就會在平地上形成恐怖的泥石流。

    從高處向低處,咆哮澎湃的泥石流如同鋸子一般肆意的切割著平坦的戈壁。

    因此,戈壁上有數不清的巨大壕溝,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廣闊的戈壁灘上。

    有些壕溝不但深,而且長,地勢低有個好處,那就是水分比較充足,植被比較茂盛,時間久了之后,就會被戈壁上亂跑的野羊,野牛,野駱駝之類的牲口踩出來一條條的羊腸小徑。

    鐵心源的部下大部分都是戈壁上的野人,他們為了狩獵曾經鉆過無數條這樣的壕溝。

    因此,論起對這片戈壁的熟悉程度,沒人能比得過他們,鐵心源的隊伍就在一條壕溝里面慢慢地穿行。

    中午猛烈的陽光照不進壕溝,龐大的馬隊走在里面清涼舒適。

    鐵心源的心情不是很好。

    斥候帶來的消息讓他的眉頭一直未曾展開過。

    阿薩蘭翻譯過來就是獅子的意思,這個回鶻王的二兒子以高的武藝,殘忍的心性著稱于戈壁。

    他也是戈壁上所有馬賊的死敵!

    每年這個時候,殘暴的阿薩蘭都會統領一支大軍橫掃戈壁,一來消滅一些馬賊,二來可以臨時保護一些商隊。

    這兩樣都是戈壁上來錢最快的買賣。

    也就是因為能夠賺到很多錢,阿薩蘭才會每年把這樣的事情做一遍,對他來說,戈壁上的馬賊就像是野草一樣,割掉一茬,來年春風吹拂之后又會長出一茬。

    往年的時候。契丹人的軍隊就駐扎在哈密,阿薩蘭從不越過砂巖山一帶,這一次,暴怒的阿薩蘭帶著大軍開始以砂巖山為原點。向四周搜索。

    一點都不在乎越過契丹人劃定的邊界。

    當然,主要是劃定邊界的契丹人已經主動放棄了哈密,這也是阿薩蘭敢于向東進的原因。

    這就是戈壁上的生存法則。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

    鐵心源最不憤的就是,自己好像就是那只小蝦米。

    鐵五從隊伍的后面趕了過來。做了一個萬事大吉的手勢,表示他已經把一部分山谷里用不著的東西丟在了灰狼的地盤上了,并且已經被灰狼給拿走了。

    鐵心源滿意的點點頭,鐵五這樣偽裝成小馬隊的隊伍,他一共派出去了四支。

    圍繞在商隊周圍的四家比較大的馬賊群都會遇到一支,只要小馬隊的人見到了強盜,就會立刻丟下貨物狼狽而逃,強盜們也會非常守規矩的只要貨物不要人。

    阿薩蘭帶來的消息,那些人應該還不知道,這時候還能用禍水東引的計策。如果,那群人知道阿薩蘭已經到了戈壁,這一招就沒法子用了,所有的強盜都會藏得好好的,沒人敢出來搶東西。

    自己這一次算是走運了,搶劫到了阿薩蘭心中女神的頭上,才會把這個一直在秘密行軍的家伙給勾引出來。

    要是等阿薩蘭的包圍圈形成之后,自己能不能逃出這張大網還說不定呢。

    隊伍從離開砂巖山之后就一路不停的走到天黑,一路上沒有遇見阿薩蘭的軍隊,所有的人這才松了一口氣。

    白日里不敢點火。生怕阿薩蘭的斥候看見煙柱之后追殺過來,今夜,沒有月亮,在壕溝里點火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出于謹慎,鐵心源還是命令部下只準點最少的篝火,夠做飯照明就成,至于取暖,那是顧不上了。

    走了一天的路,戈壁寒冷的晚上能有一頓熱飯吃。對于強盜來說絕對是一種享受。

    現在,這些強盜們對于漢家的飯食已經非常的熟悉了,并且深深的愛上了漢家美味而且容易消化的食物了。

    一塊塊的面餅子很快就在這些野人出身的強盜手中被揉了出來。

    喜歡吃湯餅的,就往湯鍋里揪面片,喜歡吃餅子的,就把薄薄的面餅放進頭盔里面,找熱灰慢慢地煨熟,弄點羊肉湯,就是一頓不錯的美食。

    鐵三一整天都看不到人影,直到吃飯的時候才來到鐵心源的身邊,找了一個木碗,撈了一大碗面條,靜靜的吃飯。

    “阿薩蘭的包圍圈到底有多大?我不信他能把整個戈壁圍的密不透風。

    他有一萬來人,在這個戈壁上補給飲水都是很困難的事情,不可能維持很長時間吧?”

    鐵三一手端著飯碗,另一手找了一根樹枝,隨手在地上畫了一張簡易地圖,拿樹枝指指最東面和最西面,鐵心源就立刻明白了。

    “你是說阿薩蘭的軍隊是分成了兩支,一支由東向西,一支由西向東,拉網一樣的絞殺強盜?

    出現在砂巖山的那支軍隊,是從東到西的,還是從西到東的?”

    鐵三看了鐵心源一眼,把樹枝狠狠地扎在地圖的最中間,繼續吃自己的飯。

    “這家伙的中軍?一萬多人分成三支,中軍近萬人,東西兩面豈不是只有一兩千人?

    離我們最近的應該是由東向西的軍隊,如果找機會干掉他們,鐵三,你覺得如何?”

    鐵三猛烈的搖搖頭,還把身體放低,學蛇蟲一般在地上扭曲幾下,然后取過自己的飯碗繼續吃飯。

    “你的意思是趁著從東面過來的人少,包圍不嚴密,我們趕緊學蛇蟲偷偷地從包圍圈子里面跑出去,然后好好的在清香谷過自己的好日子?”

    鐵三滿意的點點頭,還咧著嘴給鐵心源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鐵心源撇撇嘴,無奈的重新給自己裝了一碗飯,自己的部下,如今只能被稱之為強盜,根本就不能稱之為軍隊。

    否則,也不會眼巴巴的希望白狼原這群人加入自己的隊伍了。

    軍隊說到底是一個專業性非常強的機構,不是憑借想象就能拉起一支強軍出來的。

    但愿馬希姆他們能給自己帶來一些真正的軍官,只有鐵三他們幾個人,軍隊的規模不可能擴大起來的。

    力不如人的時候,如果不是必須,就不要弄險,以少勝多這種事不是被逼的沒路走了,一般人是干不出來的。

    人家人數多,實力強大,損失一點無關大局,鐵心源實力弱小,多死一個人都會讓他痛徹心扉。

    在這個相互攻伐不休的戈壁上,即便是你打贏了一個實力強大的對手,如果自己損耗過度,馬上就會有無數的餓狼從四面八方撲過來把你吞噬的連毛都不剩一根。

    這個時候學蛇蟲也不是不行,鐵心源可沒有孟元直那種迂腐的驕傲感。

    白天里能騎在一個美女的屁股上撕扯人家的衣衫來逼迫她,晚上的時候,就能學蛇蟲一樣從人家的眼皮子底下溜掉,這無關勇氣,只和生存有關。

    鐵心源看一眼漫天的繁星,將手指放在鼻子前面嗅一下,那個該死的吐蕃女人的皮膚真是滑嫩啊,直到現在,手指上依舊留存著那種**的滑膩感。

    就在距離鐵心源不到五十里的地方,一個巨大篝火正在熊熊的燃燒,爆裂的火星隨著上升的煙氣,映紅了天空。

    雄壯的阿薩蘭坐在一張巨大的毯子上,笑吟吟的看著澤瑪跳著輕快的舞蹈,不時地將一碗酒倒進自己的大嘴。

    跳舞的澤瑪也也醉眼朦朧,在做了一個劇烈的扭動之后就倒在厚厚的毯子上,抬頭看著笑吟吟的阿薩蘭,如同蛇一般的爬向阿薩蘭。

    在阿薩蘭寬闊的胸膛上終于到了一個舒適的位置,愉快的松了口氣,探出白皙手指撫摸著阿薩蘭極有立體感的面孔,嗤嗤的笑。

    阿薩蘭用自己的狐皮大氅掩蓋住澤瑪玲瓏的身體,也阻斷了那些垂涎三尺的部下投射過來的熾熱眼神。

    澤瑪輕輕地拽著阿薩蘭濃密的胡須嬌笑道:“大獅子,你今天可沒有捉到那只狡猾的狐貍。”

    “哦?方圓五十里之內的強盜,馬賊都在這里,他們會說出那只狐貍到底在哪里的。”

    澤瑪搖搖頭道:“那只狐貍給我的感覺很特殊!”

    阿薩蘭重重的摟抱了一下澤瑪笑道:“這世上還有比我更好的男子漢嗎?”

    澤瑪笑道:“你是獅子,他不過是一只狐貍,不過,這是一只非常有教養的護理。”

    “包括撕扯掉你的衣服?不過啊,我還是很佩服那只狐貍的,他已經撕開了你的衣服,卻依舊能保持住清明,在第一時間逃走。”

    澤瑪輕笑道:“我當時被嚇壞了,后來才明白,這家伙撕扯我的衣服只是一種手段,而不是目的。

    不知為什么,那只狐貍看中了白狼原,后來卻因為白狼原對我的癡迷主動放棄了他。

    阿薩蘭,你是天上的雄鷹,地上的獅子,我希望你在捉到那只狐貍的時候,不要殺他。”

    阿薩蘭的目光凝結了片刻緩緩地道:“你覺得那只狐貍很重要?”

    澤瑪笑道:“你如果想當戈壁之王,成為最偉大的獅子王,那只狐貍對你就應該非常的重要。

    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阿薩蘭,你這一次捉不住他,他應該已經逃走了,鉆進了自己的狐貍洞。”(未完待續。)

    ps:  第一章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