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1627崛起南海 > 第2084章
    這支車隊徑直來到田川家的大門前,前后各有數名騎馬武士擔任護衛,看這陣勢絕非普通人物。天草四郎猜測這極有可能是田川家族的某位大人物出行歸來,便打消了離開的念頭,停下來打算看個究竟。

    車隊停下來之后,從居中那輛看起來最大也最豪華的馬車上下來的居然是一個外貌只有十二三歲,身著一身黑色服飾的少年,但其舉手投足卻頗有威勢,走路時雙手倒背在身后,頭微微揚起,而身后的數名侍從都是躬著身子跟著,場面看起來有些說不出的詭異。

    天草四郎離開日本這些年里到過許多國家,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但在他的印象中還從未見過這么威風的小孩。

    目送這支隊伍進入田川家之后,天草四郎才向附近看熱鬧的閑人打聽起這小孩的身份。

    “田川少爺你都不知道?是才從外地來的吧?”被他問到的這人立刻便道破了天草四郎的底細。

    天草四郎笑道:“是啊,剛到平戶兩天……這位田川少爺來頭很大嗎?”

    那人用鄙視的目光掃了天草四郎一眼,但還是很耐心地給他解釋道:“當然很大!松浦大人座下最有實力的家臣就是田川氏,而田川少爺成年之后就會繼任田川氏的下一任家主,今后就是平戶數得上號的大人物,明白了嗎?”

    “哦……原來如此,那這位田川少爺的名諱是?”天草四郎繼續問道。

    “田川七左衛門!

    天草四郎覺得這名字似乎在哪里見過,但他一時間也想不起來了。他其實還很想知道這個小孩有什么特別之處,讓田川氏早早就將他列為了下一任的家主,但路邊的閑人大概很難就此提供一個正確的答案了。

    但有一件事是天草四郎現在可以確定的,那就是田川家族在海外部署和參與的那些事情,應該不會是這個田川少爺的作品。雖然這小孩表現出一副大人作派,但那些手段極為老辣,卻絕無可能是他這個年齡能構想出來的。

    看本地民眾對此習以為常的樣子,可見這田川家族在平戶本地的確是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但這種正處于上升期的家族肯定有相當多的中堅成員,把一個半大小孩推到臺前來當家主,終究是讓人覺得有些奇怪,難道是這個田川七左衛門擁有足夠服眾的強大背景不成?

    天草四郎當下找不到答案,為了避免招來旁人懷疑,他也不能一直待在這里監視田川家的進出狀況。于是他又溜溜達達回到港口這邊,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吃飯,順便聽聽身邊來自天南海北的人們是否會談論到什么有意思的話題。他離開日本的時間太久,對這個國家現今的情況已經不免有了一些陌生感。

    天草四郎離開家鄉的時候是在寬永元年,也就是1624年,那年德川幕府發布命令,禁止西班牙船只進入日本。一晃已經十多年過去,他其實也有些好奇日本在此期間都發生了那些自己所不知的變化。

    但最近兩年日本國內并沒有什么好事發生,1636年德川幕府頒布鎖國令,禁止日本人出國航行,也禁止海外的日本人歸國。這也就是說像天草四郎這樣的日裔人員,在當下其實也是被禁止進入日本國的對象。

    不過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幕府的這個鎖國令在平戶執行的力度很有限,并沒有對進出港的日本人進行嚴格的盤查和限制。像天草四郎這種身份不明的人員也可以輕松進入平戶港,根本就沒有人來盤查他的來歷與去處。

    當然了,這也是跟天草四郎此時的商人打扮有一定的關系,平戶這地方除了統治者松浦氏及其手下的武士家臣之外,地位最高的便是為數眾多的商人了。平戶本地的法規對商人有諸多照顧,他扮作商人混入這里,加上本來又是日裔出身,正常情況下也就不會有人來找他麻煩了。

    天草四郎想起先前聽說附近還有另一處造船廠,便打聽了一下方位,吃完飯之后就徑直去找那個地方,看看是否能發現新的線索。

    天草四郎很快便找到了位于薄香灣里的這個造船廠,這地方與田助灣那個造船廠相仿,同樣也是兩個船塢,以平緩的坡度從海岸延伸到海面。而船塢里也同樣有兩艘船在建造,其中一艘看外形已經接近完工了,正是他之前在田助灣見過的那種中式戰船?礃幼舆@種帆船的確是在批量建造當中,這讓天草四郎仿佛看到了一支武裝艦隊正在緩緩成型。

    花費大量資源建造這些戰船目的,當然不可能是用來保衛港口而已,這些戰船的噸位和配置都完全能夠勝任跨海作戰的要求,甚至說其設計理念就是為海上征戰也不為過。

    盡管這種戰船在天草四郎的眼中完全算不上先進,但如果數量達到一定的規模,仍有可能會給海漢造成一定的威脅。而那些海上武裝力量遠不如海漢的國家,比如朝鮮、琉球之流,遇到這樣的武裝艦隊恐怕就很難有還手之力了。

    天草四郎不清楚這些戰船的建造目的,但如果真是像他目前所了解到的情況那樣,是由田川家族組織建造了這些戰船,那其野心之大就必須要引起海漢足夠的警惕才行了。

    在這處造船廠附近,天草四郎終于有幸得以見到了正在往那艘快完工的船上吊裝的火炮。雖然隔了一段距離,但天草四郎從其大致尺寸不難判斷,正在被吊到船上的火炮是十二磅的滑膛炮——這玩意兒在去年攻打馬尼拉的時候繳獲了不少,后來還將其中一部分賣給了朝鮮和安南等國。

    雖然這種艦炮的口徑不大,但在近距離的海上交火中還是具有一定的殺傷力。而且這種炮還可以裝填葡萄彈之類的彈藥,在與敵船接近時發射就能起到清洗敵方甲板的效果,當時海漢海軍也有吃到這種虧的戰例。

    這種戰船的兩側船舷各有四處炮位,船艏處還有一個單獨的炮位,算下來甲板上最多可以部署八門火炮,即便是實力僅次于海漢的明軍水師主力戰船也未必有這么強的火力。相較于當年十八芝的戰船,火力也已經加強了至少一倍,看樣子建造者還對船身結構做了加固,讓甲板上能夠部署更多的火炮。

    天草四郎忽然想到,這種部署艦炮的方式當然還比不了西方戰船那種整層火炮甲板的火力輸出強度,但卻可以有效地發揮中式帆船在靈活度和適航能力方面的優勢。而且話說回來,要有足夠的火炮和炮手來實現這種戰船應該有的戰斗力,對于田川家族很可能是比造船本身更大的難題,如果艦載火炮的數量再增加,那難度還會繼續提升,極有可能會變成了武器和操作人員跟不上作戰需求的局面。

    這樣的一艘戰船要有九門火炮才算齊裝滿編,那么西班牙人能有這么多火炮提供給日本人嗎?天草四郎對此很是懷疑,要是他們能有這么多的火炮,去年馬尼拉戰役的過程大概會更為艱苦。

    如果這些火炮不完全是由西班牙人提供的……天草四郎想到這種可能性不禁心頭一寒,那豈不是就說明建造這些戰船的田川家族有可能已經掌握了鑄造西式火炮的技術?

    相較于那些零散部署在海外各地的火槍,火炮與戰船的組合顯然要強大得多,而西班牙人的武器制造技術一旦被某些野心家獲得,那今后可能就不只是在地方上制造一些小規模武裝沖突而已了,這樣的武裝艦隊完全可以去到海上任何一處他們想去的地方,攻擊他們想對付的目標。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之后,天草四郎發現自己又多了一個任務,便是要查出裝備到戰船上這些火炮的源頭。不管是西班牙人提供也好,日本人自己鑄造也好,總之是要弄清楚這些火炮從何而來。

    天草四郎雖然未曾受過情報部門的專業培訓,但以他的經驗和見識,倒是很快擬出了一個調查思路。這些火炮的價值極高,在吊裝上船之前必定已經在某個地方小心存放著,只要找到這個武器庫,應該就能尋找更進一步的線索了。

    如果是以特戰團的一貫作風,那當然是設法摸入敵營抓一個舌頭逼供,但要在這里使用這種非常手段就得冒極大的風險,天草四郎甚至連個望風的同伴都沒有。天草四郎倒不怕危險,但他有點擔心操作不好會打草驚蛇,早早讓敵人產生了警覺。

    但這個時候一樁意外的發生卻讓天草四郎的調查思路有了新的靈感。

    碼頭上一個力工正推著的小車突然失去平衡翻倒,小車上的東西撒落一地,工頭趕上前去對那失手的力工大罵一通,吸引了天草四郎的注意力。

    天草四郎會被吸引,倒不是這工頭口吐芬芳的內容有什么花樣翻新,而是工頭提到這打翻在地的貨物是鐵礦石。天草四郎注意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竟然有數十名力工在以同樣的方式從一艘停泊在碼頭的帆船上卸貨,而這一車車的貨物便全是鐵礦石。

    薄香灣里目力所及的地方就只有這里有一個小港口,往這地方運整船的鐵礦石,要嘛是船主昏了頭,要嘛就是這附近有冶煉礦石的作坊。要想知道原由并不難,天草四郎花了一點小錢,很快便從一個碼頭力工口中得到了答案。

    在港口以南的山溝里有個叫鏡川的小村落,那地方過去主要靠燒制焦炭木炭為業,兩年前官府在當地建起了冶煉作坊,于是便改行生產起了鋼鐵,碼頭上的這些鐵礦石便是要運往當地。而且這個力工還說了一個讓天草四郎大喜過望的消息,那就是鏡川的作坊不僅冶煉礦石,而且還會生產一些別的東西,比如船上用的錨、鏈,以及火炮。

    天草四郎還擔心是自己聽錯了對方的表述,特地向他又求證了一次,結果那力工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所說句句屬實,而且鏡川旁邊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個專供試炮的靶場,每個月都有一兩天能夠聽到那邊傳來隆隆炮響。只是官府不許平民靠近那個地方,所以他也只是聽說火炮厲害,卻從未見過這些炮發射的情景。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天草四郎確認這個消息之后真是喜憂參半,喜的是這么容易就證實了自己的猜測,省下了大量的時間精力;憂的是看來平戶藩已經得到了鑄造火炮的技術,并且很可能還實現了量產,一支裝備有大量艦炮的武裝艦隊正在平戶島附近逐步成型。

    這支海上武裝究竟是掌握在田川家族手中,還是聽命于松浦氏,這在天草四郎看來已經不重要了,沒有誰能在手里掌握了這樣強大的武裝力量之后還忍得住寂寞。他認為在未來的某個時候,這支海上武裝必然將會對海漢造成威脅,甚至是發生武裝沖突。而現在,整個海漢國估計就只有他一個人意識到了這樣的危機。

    眼看暮色降臨,天草四郎卻全然沒有了返回平戶港好好休息一晚的想法。他在平戶的行動還剩下兩天時間,形勢已經非常緊迫,在離開這里之前,他必須要盡可能多地收集相關的情報。特別是像生產火炮這樣的關鍵信息,他無論如何都要親自去落實一下才行。

    于是天草四郎在港口附近囫圇吃了些東西,等到天黑之后便朝鏡川的方向摸去。雖然他從未去過那個地方,不過要找到通往鏡川的道路倒是不難,長期往當地運輸礦石的大車將地面壓出了深深的車轍,只消跟著這些車轍便不會走錯方向。

    事實上鏡川比他想象的還要近得多,穿過一大片林子之后,便能隱隱看到前面山谷中透出的亮光了。天草四郎知道那并非農戶家中的燈火,而是冶煉爐晝夜不息的熊熊爐火。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