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六 開山之勢

章一六六 開山之勢

    一眾黑暗種族強者攻擊十分有章法,突前的是蛛魔和狼人侯爵,魔裔與血族在外圍游走,伺機尋找戰機。而伯爵們則三兩成組,互相掩護配合,不斷用遠程攻擊威脅騷擾。

    四大黑暗種族,此刻配合已經有了雛形,揚長避短,威力大增?磥淼蹏鴮σ雇闹匾暡皇菦]有道理,只有她能夠捏合戰場上的四族,令他們放下分歧,彼此演練配合。四族一旦聯手,帝國抵擋得就很吃力了。

    然而這種戰陣對付普通強者或會有效,千夜卻是不理,直接祭出領域。沉重壓力驟然降臨,讓伯爵都有步履維艱的感覺,而那如烈日般的黎明光芒,更是灼得他們渾身刺痛,幾乎睜不開眼睛。

    在千夜領域中,普通黑暗戰士成片倒下,毫無抵抗之力。千夜領域只有百米方圓,遠不如夜瞳的那樣遼闊,可是領域內的殺傷力卻更為恐怖,爵位強者以下,只要進入領域,就會立刻被熾熱黎明和深海重壓的雙重打擊擊殺。

    領域鎮封之后,千夜東岳高舉,剎那間向周圍連斬八劍,每劍落下,必有一個強者身分兩半。

    定八方!

    “住手!”拉爾戈一聲狂吼。

    可惜已經晚了,包括三名侯爵在內,共有七名強者在千夜劍下瞬間喪生,只有一名榮耀侯爵逃出生天,但是身上也被斜斜斬開一個大缺口,幾乎半個身體都被剖開。他按住傷口,一飛沖天,瞬息遠去,連中軍都不敢停留。

    一瞬間,拉爾戈怒發如狂,同時心痛如絞。

    兩名魔裔侯爵都是他的心腹,其中一人更是他的遠房族弟。此刻死在千夜手上,讓他家族實力驟減。他萬萬沒有想到,千夜攻擊竟是如此恐怖,開戰入巔峰,出手即絕殺,讓他連喊一聲,都落后了半拍。

    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瑪歌為什么見了千夜就逃。和千夜交手,開戰即見生死,那時想逃可就晚了。

    拉爾戈有一瞬間的動搖,猶豫著是否還要與如此可怕的對手交手。他看得分明,千夜無論領域還是劍技,都是切實的公爵水準,哪怕比他這種老牌公爵稍遜一籌,那也是差得有限。

    不過他旋即看到,定八方之后,千夜氣息驟降,臉色一陣蒼白。如此威力恐怖的絕招,消耗也是驚人,瞬斬三名侯爵和四名伯爵,千夜也要付出代價。

    拉爾戈立刻有了決斷,一聲長笑,然后臉色一沉,喝道:“不知死活的人族小子,就讓我拉爾戈來取你的性命!”

    千夜拄劍而立,徐徐收了領域,只是向拉爾戈勾了勾手指。

    拉爾戈瞬間怒火上沖,一躍跨越數百米,瞬間來到千夜面前。他重重落在地上,原力猛然迸發,形成一道沖擊波,將周圍的戰士和強者一并推開,清出一片空地。

    千夜冷笑,“怎么,還怕傷著手下?你對原力的控制,就這么上不了臺面嗎?”

    拉爾戈更是暴怒。他確實是不想傷到自己人,如他這個等級的強者,舉手投足間,數十米內都是死域。而千夜領域中,黑暗種族更是有死無生。只是這本是愛惜士卒之舉,卻被千夜貶損得一塌糊涂。

    “廢話少說,今天有這么多人給你陪葬,你也算值得了!死吧!”

    拉爾哥手中多了一雙短刃,閃電般沖到千夜身前,直接向要害刺去。身為公爵,敢于近身肉搏,拉爾戈自然有自己的自信。

    這一擊實在太快,快到大多數敵人都不及反應。千夜雖然格擋得妙到毫巔,可也稍許緩慢,衣袍被刃鋒帶過,劃開了兩個破口。

    拉爾戈一擊即收,瞬間退到十米之外,恰好避過了千夜反擊的一記寂滅斬。

    “怎么樣?小看我們魔裔的人,都已經付出了代價,你就是下一個!”拉爾戈長笑聲中,一步繞到了千夜身后,雙刃再度刺下。

    轉眼間,兩人交擊多式,千夜身上多了幾道淺淺傷口。

    拉爾戈速度奇快,短距離轉折又異常靈動,恍若輕煙一般,即使在新世界這樣的環境中都好像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單論速度,千夜都還要慢上一拍。

    看來速度和靈動就是拉爾戈的天賦技能,一般公爵可沒有這么變態的速度。雖然拉爾戈的攻擊有些乏力,不過時間久了,多切幾道傷口,使用放血戰術也是可以的。

    千夜若有所思,拉爾戈看著千夜傷口的眼睛卻有點直了。他揮刃一切,只在千夜肌膚上留下幾道淺淺切痕,那種感覺,簡直比切戰甲還費勁得多。

    雖然拉爾戈從來不以攻擊力聞名,可畢竟也是公爵,出手還是有一定標準力度的。怎么切在千夜身上,就像是在攻擊一個蛛魔大公?

    不過放血戰術也是戰術,拉爾戈收拾心情,雙刃再如毒蛇般刺擊千夜。

    然而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周圍極度灼熱,同時身軀也變得沉重,明明光線并沒有變亮,可是他的雙眼卻如同被陽光直射,有隱隱刺痛感覺。

    那是千夜領域中黎明原力的作用,晨曦啟明只要存在,對黑暗種族就是持續不斷的灼燒。

    拉爾戈的動作也不禁慢了少許,好在千夜這次有些失常,閃避不及,被一道短刃劃破肋下,切到了骨頭上。

    刃骨交擊,只聽叮的一聲,刃鋒竟被千夜的肋骨彈了回來。拉爾戈大吃一驚,睜眼一看,看到傷口中露出的是透著暗金色,有金屬質感的肋骨。

    “你是親王?”他一聲驚呼。

    還沒等震驚過去,千夜的東岳就如天外飛來,直接出現在他眼前。拉爾戈被千夜領域牽制,閃避稍遲,也被東岳帶過。他大叫一聲,瞬息退后,趕緊按住傷口。

    這一劍可比比拉爾戈的攻擊重多了,直接切斷了他兩根肋骨。

    拉爾戈驚疑不定,千夜那根有著金屬質感的肋骨,讓他心神不寧。按照正常情況,這是許多黑暗種族到了大公親王階段才會出現的跡象。

    蛛魔在公爵時期就能夠修煉骨骼,所以是公認的身體強度第一。而魔裔就要大君階段才能徹底改造身體。拉爾戈現在就僅僅是嘗試初步改造,還困難重重。

    血族正常介于蛛魔和魔裔之間,應該也是在大公爵階段改造骨骼,徹底提高身體強度。

    難道千夜是親王?

    拉爾戈隨即否定了這個猜想,千夜若是親王,早就把他打跑了。況且這么年輕的親王前所未聞,總不至于血族又出了一個覺醒大神,還覺醒到了人族那邊去吧?

    拉爾戈魔氣涌動,直接封閉了傷口,又撲向千夜。這種傷,暫時還不影響戰斗。

    然而這一次千夜仍是不閃不避,反手一劍當頭斬下。拉爾戈不得不閃避,知道千夜身體強度變態后,再和這個怪物以傷換傷?他還沒有那么愚蠢。

    就在他又一次向千夜撲去時,忽然間周圍領域之力驟然增強,拉爾戈身上重負多了一倍,在重壓之下,千夜竟如黑洞,產生了一道難以抗拒的引力,將他拉向身邊。

    拉爾戈剛剛暗叫不好,東岳已以開山之勢,當頭斬下!

    拉爾戈全身一縮,雙刃回收,全力防守。他畢竟是老牌公爵,實力強勁,雙刃交叉,架住了千夜的第一劍。

    這一劍雖然沉重,但拉爾戈自覺還應付得了。這一劍的發力模式正是定八方,按照常理接下來幾劍應該斬向周圍。哪知道千夜全身骨骼炸響,開山勁層層疊加,一劍劍全都落在拉爾戈頭上。

    到第七劍時,拉爾戈已是全身亂顫,口鼻噴血,總算還是擋住了。

    但還有第八劍。

    千夜一聲大喝,氣勢陡變,有如亙古虛空巨獸睜開了雙眼!

    剎那間,在攀至最高層的開山勁上,千夜再啟動了神將能力。兩相疊加,再加上定八方這霸道無匹的劍技,第八劍一動,拉爾戈就是一聲驚呼!

    他的雙刃被東岳一擊而斷,劍鋒再下時,拉爾戈總算稍稍挪開了一點距離,沒有被當場斬成兩片。但長長的傷口由肩至腿,切入近半,這可不是能夠封閉的傷勢了。

    拉爾戈情急之下,猛地拋出一物,叫了聲“這個給你”,然后掉頭就逃。

    那東西有著熟悉的氣息,千夜下意識伸手接過。就這么遲疑剎那,拉爾戈已經到了千米之外,且速度越來越快,就是千夜想追,也有些來不及了。

    戰場上突然響起一個清亮高亢的聲音:“拉爾戈大人,您別跑!戰場在這邊呢!您怎么逃了?大人?魔裔公爵拉爾戈大人?部隊在這邊呢!”

    這聲音傳播極遠,極具穿透力,顯示叫喊人修為相當不凡。拉爾戈遠遠聽見,當即被氣得羞怒交加,魔氣差點暴走,身上勉強封住的傷口再次迸裂。他滿臉通紅,索性用魔氣封住雙耳,瞬息遠遁。

    逃得稍慢,可就是死路一條。

    空中叫喊之人正是血族侯爵瑪歌。這一喊,可就把拉爾戈平生名譽全都毀了。榮耀侯爵跑路和公爵跑路,性質完全不一樣,中間畢竟差了兩個級別呢。

    眼見拉爾戈聲譽盡毀,瑪歌只覺一口怨氣盡吐,正興高采烈之際,忽聽耳邊有人道:“叫的不錯!

    瑪歌剎那間通體生寒,轉頭望去,只見千夜就在不遠處負手而立,正看著自己。

    情急之下,他向遠方拉爾戈一指,道:“那是公爵,他跑不了多遠,快追!”

    千夜卻沒有動。

    “公爵……”瑪歌一嘴苦澀。

    (三七中文 www.htcypl.live)
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