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任女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地下裂谷

第五百九十六章 地下裂谷

    正文

    眾人的面前是一片廣闊的天地,近處山脈起伏、溝壑縱橫。遠處暗紅色的天空壓得極低,更顯得波詭云譎。一條條蜿蜒的溪流向四面八方延伸了出去,里面流淌著暗紅色的不明液體,看上去很像是黏稠的血液……

    置身于這樣的魔域之境,妊喬深深地感受到了一種無力感,感覺自己是如此渺小……她真的可以引領眾人走出魔域之界,救出幽冥神君,并且逆轉乾坤么?

    妊喬暗自搖了搖頭,不管她選擇的這條路有多艱難,她都沒有后路可退了,只能勇往直前!她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側的流云等人,心道:還好這一次,自己不再是孤軍奮戰!

    “那是什么?”

    流云指了指天空中急速掠過的一群黑點,滿臉疑惑地道。

    “快躲起來!是魔宗的三眼魔使!”

    妊喬輕喝了一聲,帶著眾人躲到了一塊巨巖下面。待那些三眼魔使飛遠了,妊喬等人才從那塊巨巖下面走出來。

    “好險!”

    妊喬輕輕撫了撫胸口,這里是魔域之界,自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絕不能掉以輕心!若是被那些三眼魔使發現了行蹤,恐怕魔宗的那些人很快就會趕過來找他們的麻煩!

    魔域之界的魔氣如此濃厚,那些半魔人的實力也會大大提升,想必沒那么好對付。

    “咳!咳!咳——”

    扶搖捂著嘴巴輕咳了幾聲,吐出了一大口黑血。她看著地面上醒目的血跡,雙眉一蹙。

    妊喬快步走上前來扶住了扶搖,神色關切地道:“扶搖姑娘,你受傷了?”

    扶搖微微搖了搖頭,道:“這里的魔氣太濃了,我開啟了靈氣護罩拼命抵擋著周圍魔氣的侵蝕,就快支撐不住了!”

    妊喬直至此時才想起,扶搖并沒有服下仙靈泉的泉髓和那株七明九光芝。她解下了腰間那個墨色的酒葫蘆,拔掉葫蘆嘴,遞給扶搖,道:“快喝一些吧!這是仙靈泉的泉髓釀造的瓊漿玉液,可以解你體內的魔毒!”

    扶搖轉眸看了妊喬一眼,隨順地喝了兩口葫蘆里面的酒,烈酒入喉,口感微甘,扶搖蒼白的面色終于恢復了紅潤。她轉頭看了看流云背上昏迷的白澤,用眼神示意妊喬也給他喂上一些。

    妊喬靠近了白澤,將酒葫蘆貼近他的唇邊,潤濕了他的雙唇,可白澤卻牙關緊閉,酒液沿著他的唇邊流淌了下來,妊喬趕忙取出一塊絹帕,幫他擦試了一下。

    妊喬一手拿著酒葫蘆,一手攥著絹帕,有些犯了難,這可如何是好?

    “褚某來試試!”

    楮實晃動著圓滾滾的肚皮走上前來,伸出手用力地捏了捏白澤的下頜,沒有捏開。他搓了搓手掌,奪下了妊喬手中的酒葫蘆,仰頭猛地灌了一大口酒,俯身就要對白澤親下去。

    “褚仙師!你這是在干什么?”妊喬神色大驚,趕忙攔在了白澤身前。

    楮實嘴巴里含著一口酒,含糊不清地咕噥了一句,揮手示意妊喬讓開。

    扶搖也走了過來,道:“妊姑娘,你我都是女子,也只有這位……褚公子合適做這樣的事情了,你就讓開吧!”

    妊喬一掌震開了楮實,面色微微泛紅,道:“不必了,我有別的辦法!”

    妊喬將幾枚沾了瓊漿玉液酒的金色符印拍入了白澤體內,瓊漿玉液酒驅散了白澤體內的魔毒,盤繞在他身體周圍的魔氣也逐漸消散了。

    妊喬想了想,將僅剩的一小塊七明九光芝取出來遞給了扶搖,囑咐她服了下去。待白澤醒來之后,就算他不能夜視,自己還可以做他的眼睛。

    扶搖本就是星月族的大祭司,有著超強的感知力和覺察能力,服下了七明九光芝后,視野變得更加開闊了。

    遠處,又一大片黑影急速地飛掠過來,越飛越近。

    妊喬的面色無比凝重,魔域之界怎么有這么多的三眼魔使,簡直是寸步難行!

    扶搖眼底紫芒一現,道:“前方的山脈中,有一處地下裂谷,我們從那處地下裂谷中穿過去,或許可以避開魔宗的這些眼線!

    妊喬點了點頭,拉著扶搖翻身躍到了流云的背上,她輕輕摸了摸流云的頭,道:“扶搖!你來指路,我們就去那處地下裂谷中避一避吧!”

    楮實見流云就要載著妊喬等人飛走了,忙扶著圓滾滾的肚皮向前小跑兒了兩步,道:“哎——姑奶奶,別丟下褚某一個人吶!”

    流云探出長臂揪住楮實的衣襟將他提了起來,又伸出另一條手臂將他打橫抱在懷中,道:“褚仙師!主人是不會忘了你的!不過,我的后背上有些擁擠……只好委屈一下褚仙師了!”

    楮實生平以來第一次被人這樣抱著,而且,對方還是一個大男人!他的嘴角抽動了一下,顫聲道:“這……成何體統……”

    只是沒等他說完,流云就展開雙翼,“嗖”地一下竄了出去。楮實張開的嘴巴里灌了滿口勁風,趕忙閉上了嘴巴。

    流云飛行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來到了那座裂谷跟前。

    眾人面前是一處巨大的裂谷,那些暗紅色的溪流從裂谷的斷裂處懸垂而下,致使那條裂谷由下至上騰起了一圖案暗紅色的迷霧。裂谷上面無路可走,兩側的懸崖上只有幾根鐵索相連。在裂谷的另一側,豎立著一塊黑色的石碑,由于年代久遠,那塊石碑上的字跡已經無法辨別了。

    妊喬轉頭朝著陰云密布的天空望了一眼,低頭對流云道:“沖下去!”

    “是!主人!”

    流云載著眾人一頭扎入了那座泛著紅霧的裂谷之中,消失了蹤跡。

    流云不斷地向下俯沖,裂谷兩側的崖壁越來越陡峭,那些暗紅色的水流越來越湍急!楮實渾身上下都被濺濕了。不知從何處刮來了一股妖風,楮實的牙齒微微一顫,道:“還……還有多久才能抵達谷底呀!”

    流云的雙臂松了松,瞇著眼睛笑道:“褚仙師可是覺得不大舒適?”

    楮實搖了搖頭,不敢表露出心中的不滿,若是流云此時松開了手,從這里將他扔下去,就算自己身上皮糙肉厚,只怕也會落得一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流云的眼皮向上翻了翻,道:“不是便好!在下的手臂還有些酸了呢!”

    楮實聽到流云這么說,諂媚一笑,裝模作樣地幫流云捏了捏手臂。
多乐彩11选5遗漏